一朵桐花发出约微的轻响落在帘前的檐廊上,于是在看见荣光的未来之前,先看见了走到了尽头的春天。——速水御舟《澪标物语》

——————————————————————————————————————

女房宫廷日记

春雪物语 作者:木香姬
这妖怪也是好事之徒,便放下手中修炼之事,加以收集整理,又于书面上题了几个歪歪大字——《春雪物语》,哈哈一笑,一路高唱着:“薤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头也不回的向北走去。

冰吟物语(1~3话) 作者:三好冰辰
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惆怅东栏一枝雪,人生看得几清明。

秋叶物语(1~4话) 作者:青冥
妾身如飘雾,朝起迟亦散。只因清芬意,留做兰下栖。

折柳集 (1   2)作者:风夕惹(藤原信子)
我只记得在我幼年时,武家出身的母亲抱了我,对着庭院里的柳说,“漫天的花意好采,你为何一定要去做个折柳的人儿呢?”

香岸物语 作者:近江
君王带笑看者,却是枝头的芳菲,而非零落的春泥了。

沉香草子 作者:伊势(大江伊水)
笛声戛然而止。看过去,只见少将走到院中,折一枝蔷薇,放在丁香汁染的蝙蝠扇上,吟着“今朝吾有幸,初见蔷薇花……”的古歌,从屏风一端递进来。

蜉蝣日记 作者:散华少纳言(藤原散华)
今宵更深露重,火红的彼岸花开的如梦似幻……我试着拽高繁复的衣袖,伸手攀折下其中的一枝。天上明月透过花蕊,映照我心中明镜。

萤草子(1~18) 作者:速水御舟
想来那个人心里,也一定有着和今上一样的思慕吧。于是微吟道:“此生如朝露,惟惜与君缘。相逢如可换,不辞赴黄泉。”

蘅菀草子(1~5) 作者:风牧薰(源广野子)
为何刻意想见的人,这么难见呢?或许无心的邂逅,才和神佛爱作弄人的心罢。夏中湿热的风吹进御帘来,添了些焦躁,初入这九重宫阙时,心情是多么雀跃啊,只是现在……

未央集(1~5) 作者:古都琥珀姬(鬼束琥珀)
这寂寂秋夜,未迎得“庭中客”踏雾前来,莫非真是“今宵分外寒”么?昭阳北廊下那秋虫又应得了“草丛鸣唧唧,处处叹无欢”的尾句。这般说来我注定是悲秋寂寥之人了……

露上草子(1~7) 作者:藤原春政
我亦欣喜若狂,生之华丽犹如醉人美酒,芳香醇厚沁人心脾
我亦悲伤无度,生之梦幻又如丝帛易碎,柔滑纯腻忘情所以

云中草子 云中草子(续) 作者:御景南雁(源长定)
雾浓深锁云中雁,底事鸣声似我愁?
鸿雁于飞,既颉且颃,泄其羽,尔能冲天。果云腹,是为“鬼冢”。
鬼冢之灵,彩云之间,雾浓露重,冰凝霜华。拾草芥一粒,名“云中草子”。

日出处天子(1~3) 作者:葛巾紫
那是在吉野,我第一次看到了流衣。
我还记得那天的八重樱不分原因地胡乱开着。照理在这初春的时候,吉野是应该还下着雪的。可不知为什么,这些樱花却全以一种妖异而美艳的姿态开着,纷乱得绚丽十足。

浮尘抄(1~8) 作者:源宗胤
对此长夜孤灯,侧聆帘外松涛飒飒,时有疏竹敲雨之声,愈觉凄清微渺,不觉念起往日那曾一道听赏夜雨的人,不知此刻可亦追怀前事?

月影暗香——我的源氏物语 作者:葛巾紫、程灵素
这些风华绝代的女子的喜怒哀乐,在早莺声中与八重樱一般,繁盛地开了七日,然后便悠然惨烈地坠落于宫墙后的期盼中。

西海羁旅 作者:平靖盛
渡海了,落日染红半边海,帆樯亦被涂上金辉,夕阳一点一点往海里沉,终于完全溶化在海平线,阳光还努力抓住那几片云霞,可无济于事。这是我的归宿吗?像夕阳般醉沉西海?

一面生恋,千寻之情 作者:平靖盛
闻得重衡的死讯,千手姬立刻落发改装,在信浓国善光寺入道修行,披着墨染法衣,专心为重衡的来世祈福。不久,她竟遂了永归极乐的夙愿。有人说是由于过度思慕而死。

早生物语·大唐篇、日本篇 作者:御景南雁(源长定)
佛堂梨树下,日本国旅唐僧都慈悲心起,不忍见杨妃才华埋没,收取杨妃魂魄于玉臂环中,一并将杨妃闺中密友南雁封印玉鱼,待他朝返日,破除封印,即可还阳。

御舟的身世——澪标物语 作者:速水御舟
可是为什么不稍待片刻呢,为什么不待把这首歌念完呢?也许听了他也不屑于懂吧,可是听完这小野小町的恋语,真的只需要片刻啊……

藤花·梦浮桥 作者:散华少纳言(藤原散华)
祗园祭之后,他真的消失了。连接我们两个世界的梦浮桥,终于如同其名的消失在了千年王都的云雾之间。

翡翠抄 (未完结)作者:高阶清音
“等它开时,你方才会知道。”
不过几天之后,宫里的使者来到了八条院,带来的礼品是一口雕花木匣,女公子当着所有人的面,忐忑不安的打开它,里面装着的,是一匣带着点露珠的紫苑花——大概没有多少人会知道,这种秋天方才开放的花是如何在初夏便被采摘下来送到八条院。

平安朝事典 作者:樱町
让尚侍毫不知情地与一只猫做邻居,私心里还是有点不安的。
不过,这只猫可没这么多心思,它每天在地板下探险,有私给它送饭,倒一天天胖了起来。样子愈发可爱了。远远看去,像一个毛球。

卷风物语 (未完结)作者:清源盛景
感受盛世幕府中权力漩涡与红尘男女剪不断的缠绵交织,聆听浮华公侯奏响的末世强音,清绝的铮铮弦音难挡燃烧的火红盔甲,展现江户时代淬现的亮丽图景。

信风草子 (未完结) 作者:樱町、御部晶子
信风徐来,花有消息。

平安京宿缘抄 作者:薰女公子
  如是堕入阿鼻地狱,此身化为不足一道的蜉蝣。朝生暮死,不知年月。 但青丝已削断,而那向佛的心也变得怠惰。果然是当日太过轻率,一动嗔念便不顾一切斩断尘缘。
  而今,思凡。

 
恶搞最高
各女房公卿绝密日记

 


Copyright(C) 源氏物语馆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