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生恋,千寻之情


平靖盛

那是源平合战的年月。手越地方一位艺妓领班有个女儿,名叫千手姬。其人容貌洁白昳丽,姿态尔雅大方,性情娴淑文静,品格高尚脱俗,在全关东是首屈一指。人们都说:“这样好的姑娘生在这穷乡僻壤真是可惜了。”“她或许比京里那些大老爷府上的侍女还要优秀呢。”《源氏物语》里的明石姬经父亲的安排,与流放须磨的源氏相爱,从此交上好运,终于飞黄腾达,女儿也做了中宫。这位千手姬,这株无瑕的山樱,又会拥有怎样的爱情呢?
   大约在寿永元年的时候,千手姬被源赖朝召进府中侍候。
   寿永三年(公元1184年)二月的一之谷一役,平家大败,正三位中将重衡力尽被俘,三、四月间被押至镰仓。这位中将,千手姬早有耳闻,据说是位风雅公子。千手姬心下暗想:若能一睹中将的风采就好了。
   重衡一到镰仓就被赖朝召见。千手姬在内府,推想那位中将究竟是一位怎样的人物。过了一会儿,赖朝进来了,身后跟着梶原平三景时。千手姬膝行上前行礼。赖朝在正座坐下,说:“没想到这位三位中将重衡在我面前泰然自若,慷慨陈词,还举出商汤系夏台,文王囚羑里的故事。” 梶原景时似乎难忘刚才的场面,说:“果然是位了不起的大将军。”千手姬看到景时的脸上竟挂着泪痕。
   赖朝叫来重衡的看押人狩野介宗茂,吩咐道:“重衡跋涉东海道而来,一路风尘仆仆,又鞍马劳顿,你让人烧上热水给他洗个澡吧。”又对千手姬说:“京里的人讲究,请你去侍候一下吧。他若有什么要求也请你转告一下吧。”“哈伊。”千手姬的心中不由生出几分惊喜。她带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女童和一个精美的梳具盒,和狩野介去了。
   她在印花布单衣外面罩着一件花格浴衣,女童穿着紫绀色的单衣,披散着长发。千手姬把各种梳栉整齐的放在一个盘子里,让女童端着。狩野介过来说:“他在浴室里呢,你快去吧。” 千手姬轻轻推开浴室的门,微低着头,脚擦着地板走进去,身后跟着那个女童。他看见一个白皙俊美又清癯疲乏的男子,他就是三位中将重衡卿吗?千手姬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只是小心的侍浴,给重衡梳好头发。告辞的时候,千手姬对重衡说:“兵卫佐大人(1)怕派男人来,笨手笨脚的,所以就派我来了。大人还讲,您如有什么话,可对我说。”重衡回答:“处境如此,还有什么可说。如今只是盼望出家入道。”“我会转告兵卫佐大人的。”千手姬心想:真是可怜呀,竟完全心灰意冷了。千手姬走后,重衡问身边的武士:“刚才那位女官是个好人,她叫什么名字?”“是叫千手姬的。”“唔,千手姬御前……”
   赖朝推托重衡是朝廷叛逆,犯下过焚毁南都(2)伽蓝的重罪,断然拒绝了重衡的请求。
   夜里下起了小雨,赖朝对千手姬说:“三位中将正十分寂寥呢,你去陪陪他吧。”千手姬很乐意的拿着琵琶和琴走进狩野介的居所,四周极为寂静,狩野介正置酒相劝,同十几个从卒凑在重衡跟前。千手姬上前斟了一杯酒,重衡饮了少许,稍润唇喉便放下了,看来心情十分沉郁幽闷,正如光源氏吟的一首和歌所云:“夕雾迷离犹未散,更逢夜雨倍添愁。”狩野介劝他说:“您或许有所耳闻,镰仓公说过:‘要好好照顾,如若有所怠慢,将来可不要怨我赖朝。’我呢,是伊豆人,在镰仓是暂时寄居,所关心的不过是勤于职守罢了。好啦,好啦,请您唱一支歌,饮一杯酒吧!”千手姬又递去一盏酒,并启朱唇而唱曰:“罗绮其犹重兮,怨织女之无情。”如此反复了一两遍,重衡说:“凡吟咏这首歌的人,北野天神(3)一日三次飞翔空中,予以佑护。可在下罪孽太重,不能随你唱了。”重衡心念:可惜呀,遇到这么好的姑娘,可我今世无缘了。千手姬随即唱了一首古歌“虽犯十恶,神佛渡之”,心想:你别想太多拉。又用绝妙的声调,唱了四五遍“想进极乐界,就该诵佛号”的时调(4)。这时,重衡猛饮了一杯,千手姬接过酒杯递给狩野介。狩野介饮酒时,千手姬抚起琴来。重衡欣赏着,说笑道:“‘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呀!这支《五常乐》,对我来说叫‘后生乐’(5)更贴切吧!那么我再弹个‘往生曲’(6)。”说时容姿凄美。于是取过琵琶,调轴试弦后,弹起《皇獐曲》来。夜已阑珊,重衡的心情也镇定多了,他微笑着对千手姬说:“不知东国也有如此风雅的人,务必请您再歌一曲。”千手姬便又唱了一曲《白拍子》:“同宿一树之荫,同掬一河之水,莫不是前世的缘分?”唱得音圆调正,情韵俱佳。重衡似有所感,唱了一首古歌:“灯暗兮,数行虞姬泪;夜阑兮,四面楚歌声。”千手姬心内思忖:这是桔相公(7)的歌吗?说的是唐土古代项王与虞姬的典故吧。三位中将真是才学渊博又颇识风雅之趣呢。重衡仰天长吟:“望那觞中玉醅,问是谁人残泪?”
   东方即白,武士们告辞退去,千手姬也拜别了重衡。清晨,千手姬晋谒赖朝,赖朝笑道:“我这个绍介人不含糊吧。原以为平家的人除了弓矢以外一无所知,这个三位中将即善弹琵琶,又能咏歌,我站在外面听了一夜,倒是个出色的人才。”其时,正在一旁抄写文书的斋院次官中原义亲说:“平家原来代代有歌人才子,这三位中将据说被比拟为牡丹呢。”赖朝颔首说道:“的确是个风流倜傥的人物。”
   不知是否前世的宿缘积厚,从此,千手姬的心中种下一颗相思的种子,并生根发芽。夜夜只是回忆那场夜宴。从此,两人再没有相会,甚至鱼雁亦不得通传。惟有那把琵琶,千手姬时常取出,拜闻余香,深可怀人。古歌云:“相思到死有何益,生前欢会胜黄金。”后来重衡在奈良问斩(8),“生前欢会”永远成为杳渺不可及的梦幻。作者猜想:重衡死时,也还暗暗挂念着千手姬吧。闻得重衡的死讯,千手姬立刻落发改装,在信浓国善光寺入道修行,披着墨染法衣,专心为重衡的来世祈福。不久,她竟遂了永归极乐的夙愿。有人说是由于过度思慕而死。

 

注释:
(1)赖朝曾任兵卫佐之职。下文的镰仓公是对他的敬称。
(2)南都:指奈良,在京都的南面。
(3)北野天神:菅原道真死后被崇祀为神,在北野天满宫建神社。上面是他的作品。
(4)时调:当时的一种流行曲。
(5)“后生”与“五常”日语读音相同:KO SHO。
(6)“往生”与“皇獐”日语读音相同:O JO。
(7)指参议桔广相,上面是他的作品。
(8)重衡之后被押到伊豆,一年后被送到奈良处斩。


Copyright(C) 源氏物语馆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