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然草》

吉田兼好 著 李均洋 译 大江漪湄 录入

 

序段
徒然索味,终日面砚,把心猿意马无所由事,又不明事由地写下来,这就既怪又狂了。



说起来,生在这世上所愿望之事大概很多。御门(1)御位实在不敢想像。竹园生(2)的,直到末叶(3)皆非人间凡种,尊贵无比。位列第一(4)的尊样不用提,一般的朝臣和侍从等御赐的身份也了不起。此等人的子孙即使没落,依旧风雅倜傥。与此相比身份下降的人,应其位份逢时得世,踌躇满志,似乎自我感觉颇佳,但在旁人眼里,实在不值一提。
法师(5)这行当大概人皆羡慕吧。可“在世人眼里,却形同下脚木料吆”。清少纳言(6)曾这么写道。真是恰当得很。权势炙手可热,声名鼓噪,并不见得是好事。增贺圣(7)所言吧,为名誉而苦劳,是有背佛的教导的。心无二致的舍世人(8),相反却有所追求吧。
人皆期望容貌、风采出众吧。这样的人说点儿什么,别人也不厌其听,因有爱敬(9),又不是爱唠叨,什么时候不想同他相向而坐呢?看起来仪表堂堂的人,一旦显露出些心劣本性,就让人惋惜。家世和容貌是与生俱来的,可心性就不是了,你让它贤上更贤,它能不节节向上吗?容貌、心性皆好者,一旦没有才能学识,混杂在品行劣、相貌丑的人当中,不容分说被压制,委实遗憾。
想成就的事,是真正的经书学问、作文(10)、和歌、管弦之道。还有,在奉职的知识(11)和朝廷的诸仪式方面,成为人们的楷模实应称道。笔迹不拙走龙蛇,声音出众独占鳌头(12),酒量上既不让对方难堪地辞退,也不是一点儿不能喝,这才是好男儿。

注:
(1) 指天皇家。
(2) 指皇族子孙,典出《史记》。世人把汉文帝之子梁孝王的园子称为“竹园”。
(3) 日语中的缘语,谐指子子孙孙。
(4) 朝廷的仪式中,坐第一位置的官僚,即摄政、关白这样天皇一人之下的大臣。
(5) 指僧侣。
(6) 《枕草子》作者,平安时代中期宫中女官,生卒年不详。
(7) 增贺上人,天台宗高僧,厌恶名利而隐遁大和国多武峰,长保五年(1003)圆寂。
(8) 指当时即使出家遁世,也不住在寺院,而闲居山野、精进佛道者。
(9) 语言和行动招人爱。
(10) 作汉诗。
(11) 有关朝廷的官职、制度、服饰、殿舍等方面的知识。
(12) 在酒席上劝酒领唱。



上古圣天子御世的政事忘得一干二净,民众的愁叹、国家的疲敝也全然不知,万事极尽豪华才惬意,目光一短浅就妄自尊大、为所欲为,这样的人做什么也出格,也不思前量后。
“从衣冠到车马,现有现用,不要追求华丽。”九条殿(1)的遗训上有这样的话。顺德院(2)就宫中诸事也写道:“天皇的衣物以素朴为好。”(3)

注:
(1) 右大臣藤原师辅的住所,其人天德四年(960)死去。
(2) 指退位(承久三年)后从京城迁往佐渡的顺德天皇,该天皇于仁治三年(1242)逝去。
(3) 见顺德院著《禁中记》。



万事出色,但不懂风流的男儿,不管怎么说是非常不全面的。打个比方,就像没有底的玉杯一样的感觉(1)。
任晨露夜霜濡袖,无所定地东奔西走,畏惧父母的规劝和世人的非难,心里一刻也不安宁,整日里瞻前思后、举棋不定,结果似乎多是一个人寝息却一个夜晚也不曾踏实睡下过,这才有情趣。
尽管如此,但可以说恰到好处的表现是——并非恣意纵欲的行为,又不被女子视为轻飘飘而无敬畏。

注:
(1) 典出《文选中·三都赋序》,原文为“且夫玉巵无当,虽宝非用”。



后世(1)之事不忘于心,亲于佛道而不疏,这就显得沉稳、有品位、有魅力。

注:
(1) 指佛教中的来世,特别是净土教的信徒,把后世作为超脱、离开现世之后没有轮回于二度和六道的迷苦而加以思念。



因不幸而陷于郁闷的人,不轻率地决定剃度出家,似在非在的样子闭门笼居,无所期待地过日子,这才是所盼望的。
显基中纳言(1)说过这样的话:“发配地的月儿没有罪,想如此赏月。”的确很多人都有同感呢。

注:
(1) 源显基,受宠于后一条天皇,长元八年(1035)出任权中纳言,翌年因天皇逝去而出家,时年三十七岁。



身份高贵也好,身份低下也好,没有孩子最好。
前中书王(1)、九条太政大臣(2)、花园左大臣(3)等都祈愿绝族。《世继翁物语》(4)中记录了染殿大臣(5)这样的话:“没有子孙挺好。子孙劣顽,没脸见人。”(6)圣德太子让提前建造自己的墓时也说:“此处必断,彼处必切,实欲断绝子孙后裔。”(7)古书中如此记载。

注:
(1) 即中务卿兼明亲王,醍醐天皇的皇子,永延元年(987)逝去,年七十四岁。作者这里用中国古代的官职名来称呼他。
(2) 即藤原信长,承历四年(1080)出任太政大臣。
(3) 源有仁,保延二年(1136)出任左大臣,久安三年(1147)出家。
(4) 《大镜物语》的别称。
(5) 即太政大臣藤原良房,贞观十四年逝去,六十九岁。
(6) 《大镜物语》中没有这样的话,但《今镜物语》中有类似的话,这里作者有张冠李戴之嫌。
(7) 见《圣德太子传历》。



假如爱宕山野(1)的露水无消去时、鸟部山(2)的烟雾不升起,这个世上永远是长生不老、一成不变的习俗,那还有什么星转物移、情情趣趣呢?正因为世事无常、命数不定,才让人感受不已。
看一下有生命的什物,没有像人如此长命的。蜉蝣不待夕暮,夏蝉不知春秋(3),只要深切地感受了仅仅一年的光景,也会觉得再也没有比这更闲适的了。如果总为时光短促而惜叹,那么即使生活了千年,也会有不过一觉梦醒来的心情。即使能够在不能长生的有限生涯迎候老丑的容姿,又有何奈何呢?命越长耻辱越多。即使长生,不足四十就死去大概不难堪吧。
一超过那般年龄,心里就没了体面之耻,尽想着挤进人群进行交际。到了夕阳(4)的年龄,就耽爱子孙(5),期待能长寿亲眼看见子孙的荣华富贵,一心深贪世间名利,全然不懂世间物象的有情有趣,一点儿没有品位。

注:
(1) 位于京都嵯峨深处、爱宕山麓的昔日的墓地。
(2) 位于京都东山、历史久远的有名的火葬场。
(3) 典出《淮南子·说林训》“蜉蝣朝生暮死”,《庄子·逍遥游》“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等句。
(4) 喻老年。
(5) 典出《白氏文集·秦中吟》“朝露贪名利,夕阳忧子孙”。



惑乱世人心的事,莫过于色欲。人心何以如此愚呢?
香料之类,尽管是应景的东西,但一时夹放在衣裳里,一种难以言表的、诱人的香气,必使心儿悸动。久米仙人(1)看见浣洗女郎的白生生小腿,顿时失去了神力,这的确是因为手足、皮肤等的清丽,以及丰满、油光,而非其他的美色所致。

注:
(1) 传说中的人物,《扶桑略记》、《今昔物语》、《元亨释书》等有记载。



女郎发髻漂亮,就招人注目。可人品、气质等由于说话的声态,即使隔着帘子(1)也知晓。遇事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但使男儿心着迷的一招一式,所有的女郎都深深在心以至于不能熟睡,不计较什么珍惜身体,常理不能忍耐的痛苦也能忍受,一个心思为的是恋情。
的确,挚爱之道根深柢固、源远流长。虽说六尘(2)多乐欲(3),但都可以厌离(4)。惟独这被女郎惑乱寸心难以切断。老人也好,青年也好,智者也好,愚者也好,是共通的。
因此,传言用女郎的头发搓成的大绳,连大象都可缚住,吹奏用女郎穿过的木屐制作的笛子,定能引来秋日的雄鹿近前。男儿应自戒、担心、谨慎的是这女色迷惑。

注:
(1) 古代男女之间隔着几帐(一种绘有图案的帘子)交谈。
(2) 六尘乃佛教用语,是“六根”也叫“六识”,即“眼、耳、鼻、舌、身、意”的对象,是污染“六根”的来自外界刺激的“色、声、香、味、触、法”的迷惑。
(3) 即由“六尘”所引发的愿望和欲望。
(4) 经过努力可以舍弃。


一〇
家居主人既两厢和谐又心满意足,即使觉得是人世间的临时宿所,依然满有兴致。
教养出色者悠悠然居住的场所,月光落入的风情也越发沁人心脾。既非当世风潮又非华彩眩目,群树古驳,无人工斧凿的庭草也心趣在现,箦子(1)、篱垣的配置有趣,家中的器具古调凝重,呈现出深沉的美。
相反,众多工匠尽心营造,摆放着唐(2)制的大和制的珍贵非凡的器物,连庭院里植栽的草木也不能随心自然生长,而被人为地修饰,看起来别扭心里更悲戚。如此状态能长住下去吗?同时又即刻感到:如果遇到火灾,眼前的住宅瞬间也会被烧失吧。一般来说,仅家居就能推测到这家主人的心底。
据说,后德大寺大臣(3)为了不让鸢在寝殿(4)驻留而布下绳井,前来造访的西行看到后说道:“鸢即使驻留,有何可厌恶的呢?这大臣殿下的御心,由此可见一斑啊。”此后再也没有登过大臣家的门。绫小路宫(5)在住所小阪殿屋脊上,不知何时布下的绳网,笔者突然想起了后德大寺大臣的例子,御殿的人听了这一先例,说道:“果真如是说,那是因为群集在屋脊的乌鸦食取庭院池中的蛙,我家亲王看在眼里,于心不忍。”原来如此,亲王此举实为善事。又由此推想到:后德大寺大臣那样做,大概也有何理由吧。

注:
(1) 房檐的外侧用有间隙的木板连接成的漏水檐。
(2) 中国的指代词。
(3) 即藤原实定,文治二年(1183)为右大臣,文治五年为左大臣,新古今集时代的歌人之一。
(4) 即正殿。
(5) 龟山院的第十二皇子性惠法亲王。


一一
神无月(1),过栗栖野(2)去一山庄拜访人之时,踩着绵延远去的苔藓小道而入,在山深处有间孤寂的草庵。除树叶埋着的悬筒(3)的水珠零落滴答响之外,别无它音。在这间庵的于伽架(4)上杂乱地放着折下的菊花和红叶,由此可知,这庵原来有人住着。
“庵主竟是如此生活着呢。”心为之一动,正看着眼前的景象,前方院子里的蜜橘树果实累累压弯枝头,可树周围严实的屏围却使人兴致顿减,我不禁感想到:如若没这树,就没这挡子了吧。

注:
(1) 阴历十月的古称。
(2) 地处山城国宇治郡,现今的京都市东山区山科一带。
(3) 悬在地面上的引泉水的竹筒。
(4) 于伽,梵语,意译为器皿、水、净水。这里指供在佛前的净水,于伽架即放置盛净水器皿的木架。


一二
跟同心同德的人悠然自得地谈天,世上风雅的事也好,无常的事也好,无隐瞒无隔阂地谈开去以互相慰藉,那自然乐在其中。然而,实际上大概这样的对象少有吧。如果一味人为地要做到同对方的心情完全和拍,那还不如一人独处想自个的心思。
交谈相互想要说的事,尽管有“的确如此”的倾听价值,可也有些所见不和,这样的对手互相争论责问对方:“我到底不那么认为。”争论下去也说:“既然有道理,就依你吧。”谈到这个份儿上,寂寥的心情也得到了慰藉。说实在的,倾吐心中的郁垒,所见同自己略有分歧者,即使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也无妨。但同真正意义上的知心交心的友人还是相去甚远,不可相提并论。


一三
孤灯独影,展卷耽读与古人为友,是一种格外慰藉的事情。
所读书物,《文选》各卷皆让人爱不释手。还有《白氏文集》,《老子》的语辞,《南华》(1)的篇章,皆感人至深。我国博士们(2)写的书物,也是古昔多情趣。

注:
(1) 即《南华真经》,《庄子》的别称。
(2) 指《本朝文粹》的主要作者们,这些文章博士们隶属于大学寮、阴阳寮,以教授学术和艺术为业。


一四
和歌也是情趣物。身份低贱者、山里的樵夫的所作所为,言表于和歌,都有情趣。凶煞煞的野猪被作歌为“卧猪之寝所”(1),也就优雅起来。新近的和歌,虽有一些被认为情趣化地淋漓表现,但不知为何,却没有像古代和歌那样言外感兴且余情感动人的作品。贯之(2)咏唱的“虽非线绳撮和的”(3)歌句,传言是《古今集》中的“歌屑”(4),但同如今世人所咏歌的歌风截然不同。《古今集》时代的和歌中,风姿也好语言也好,多是此种类型的歌。仅就这首歌而言,它被特别作为“歌屑”的代表,实在难以理解。《源氏物语》中的“所谓虽非物”一句(5),就是引用这首歌的第二句而来的。《新古今集》中”惟留松树不落叶,山峰也寂寥”这首歌(6)倒有些“歌屑”之疑,因为它的歌体的确有些散漫。可是,这首歌在众议判(7)时,有“宜好”的御判定(8),日后,上皇又特别地感动,予以褒扬。这些都记载在《家长日记》(9)中。
尽管有人说惟歌之道泥古不变,果真如此吗?如今依然互相咏唱的昔日的歌词和歌枕,昔人咏唱的和歌,绝不同于今人的表现。古歌平易自然,歌体清丽,感兴深彻。
《梁尘秘抄》(10)中的郢曲(11)的语言,至今依然感兴人心的,似乎还很多。古人如何即兴的语言,听起来都是那样到位。

注:
(1) 《八云御抄》卷六载:寂莲法师说:“没有像歌如此绝妙的东西。野猪等凶煞煞的动物,被‘卧猪之寝所’等一表现,也就优雅起来。”“卧猪之寝所”在日语中为野猪的别名,因为野猪卧睡在干草上面。
(2) 纪贯之(?~945),平安朝初期的代表歌人。
(3) 这是起始歌句,全歌为:“虽非线绳撮和的,可别离之路,有单丝欲断的悬心不安啊。”见《古今集》卷九“羁旅歌”。
(4) 拙劣的和歌。
(5) 见《源氏物语》“总角”卷。
(6) 见《新古今集》第六卷“冬歌”,整首歌为:“冬来山秃前,树叶纷纷落,惟留松树不落叶,山峰也寂寥。”
(7) 和歌所评判和歌优劣的一种形式。
(8) 指后鸟羽院上皇的意见。
(9) 即源家长(1170~1234)。
(10) 平安朝末期的歌谣集,后白河天皇撰。
(11) 取楚人俗曲之意,指风俗歌、催马乐、平安朝的流行歌等。


一五
不管什么地方,出去旅行一阵子,就目清心爽。
这里那里走走,所到田舍僻所、山村等处,看到的多是些前所未见的景象。托顺路之人向别离的京都带封信,其中写道:“这个那个,方便的时候,切莫忘了办吆。”这也很有趣。
只有在这样的场所,好象对任何事都关心。连携带的器具,也越看越好,艺技卓越的人和容貌出众的人,此时看来比平日里更加超群。
离家笼居在寺院和神社里,也很有趣。


一六
说起神乐(1),实际上是优雅而又感兴深刻的。一般而言,笛子、筚篥的音色在乐器中颇佳。经常想听的是琵琶和和琴的演奏。

注:
(1) 做神事时在神前表演演奏的歌舞音乐。每年十二月,在宫中内侍所的庭院前进行。


一七
笼居山中寺院,仕奉于佛尊,徒然无事,心里的浊烦也涣然清爽起来。


一八
人以简素立身,退却豪奢,不持钱财,不沽名钓誉,这才称得上出色。自古贤人富有者极少。
唐土有个叫许由(1)的人,身外别无它物,有人见他连喝水也是用双手掬,就送他一只水瓢。可有一次,挂在树枝上的那只水瓢被风刮得发出了声响,自觉心烦,就扔掉了,一如前故,用双手掬水喝。这是为何呢?我想是心底清澄吧。孙晨冬季数月无衾,只有一捆蒿草,夜里睡卧其上,晨曦收拾起来(2)。
唐土人士以此为高尚,写在书里要世代相传,而这方(3)人士却不述传这些。

注:
(1) 传说是尧时代的高士。典出唐李翰撰《蒙求》中的“许由一瓢”。
(2) 典出唐李翰撰《蒙求》中的“孙晨蒿席”。
(3) 指日本。


一九
正因季节移变,世事才多情动人。
“物之情趣,秋为上。”似乎人皆这么说。尽管言之确当,可更浮现在心中的却当推春天的景致。鸟的鸣叫声别具春韵,和煦的春日里,从墙根的草萌芽开始,春意渐浓,霞光遍洒,樱花终于开绽,恰在此时,风雨交接,花儿心绪慌乱似的散落而去了。春天就是这样,树木返青之前,让人千盼万顾,真是费尽了心思。夏天的橘花作为怀旧的花儿而闻名,可说到底还是梅花的香气使人反顾旧事、怀恋旧情。清新洁亮的野蔷薇,垂头不起的藤花,谁忍心割舍漏看。
有人说:“灌佛会(1)、贺茂祭(2)时节,连枝头也缀满嫩叶,似乎日益投下凉荫,世之情趣和人之恋情皆浓。”确实如此。五月,菖蒲插房檐(3)、采秧苗插秧、水鸡(4)叩门等,谁有凄凉之感呢?
六月时节,在身份低的人家能看到喇叭花开得正白,熏蚊虫的火满有情趣。六月祓(5)也有情趣。
七夕祭(6)实在是优雅的节日。由此渐次感到了夜里的寒冷,大雁鸣叫着飞来,秋蒿根部的叶子黄枯起来,收割晾晒早稻等,一时间多种事情接踵而至,真可谓多事之秋。还有,台风离去的翌日清晨的景象也有趣。如此不厌其烦地写下来,虽是《源氏物语》、《枕草子》等古已所言之事,但未必不想言出新意。正像人们所说的“言不从心就气不顺”,一边任笔写着,一边作为无聊的慰藉,想把写就的东西撕破扔掉,因为它不值得让人看。
冬天枯零的景象更甚于秋天。庭院池边的草上散落着红叶,白霜尽染的早晨,细细的流水烟波缭绕,风情一派。年末人们忙忙碌碌之际,也有一种不可替代的情趣。煞风景的是,无人观赏的月儿寒彻澄亮,已过腊月二十的夜空,给人的只是寂凉。御佛名的法会(7)、陵前供物的敕使出发(8)等,既有情趣又有庄重之感。年末朝廷的政事、仪式频繁,同迎新春的准备叠加在一起举行的风景,甚是壮观。追傩(9)之后接着四方拜(10),情趣非常。大晦日之夜,漆黑中手持点燃的松明,直到夜半之后时分,互相叩门回走。是事出有因吧。人们一边大声嚷叫着一边沉醉于快步奔走徊行,拂晓时分,声平音静,一年就这么过去了的遗憾也伴着几分惆怅袭上心头。年三十夜是逝去者的亡灵返世之夜,祭魂行事近年在京都已绝迹,但在关东,现今依然举行,情趣宜人。
如此迎来新年的天空景象,虽看不出与昨日有何变异,但总有一种珍贵的感觉。都城大路的光景,家家门前立着门松,亮丽喜庆的气氛,也是情趣盎然。

注:
(1) 指在阴历四月八日释迦诞生日向佛像灌注香水的佛事。
(2) 当时四月中的酉日举行的用葵装饰诸物的葵祭。
(3) 五月五日端午节,为驱邪在房檐插菖蒲。
(4) 栖息在水边的小鸟,天明时鸣叫,声音像叩门一样,也称夏鸟。
(5) 六月的晦日(最终日即三十日)在河边进行的、祈祷祛除罪灾邪气的祭仪,也称大祓。
(6) 七月七日牛郎织女相会的祭日。
(7) 从十二月三十日开始,连续三日在皇宫清凉殿由导师唱前、现、来三世诸佛的名号,祈祷忏悔、灭罪的佛事。
(8) 十二月中旬,把诸国呈献的新米新果供在十陵六墓的敕使出发之事。
(9) 大晦日即大年三十夜晚,朝廷举行的驱逐疫鬼的仪式,源出于中国古代的追傩。
(10) 正月初一拂晓,天皇在清凉殿的东台阶前的前庭拜天地、四方、属星、山陵,乞求祛除年灾、五谷丰穰、宝祚长久的仪式。


二〇
一位遁世者说:“这个世上束缚心灵的东西,在我身上一点儿也不具有,有的只是从玄空受到的难以舍弃的感铭。”真是切身之感。


二一
凡事之中惟赏月能得到慰藉。可有人刚说“大概再没有像月亮那样有趣的了”,就有人争议道“晨露更有趣”。这争论真有意思。如果适时,什么景色大约也有趣吧。
月儿花儿自不用说,风也似乎特别动心。在岩石上飞溅开而流去的清水的风景,不分季节四季优美。看到“沅湘日夜东流去,不为愁人住少时”(1)这一诗句,真是情趣深长。嵇康也说过:“游山泽,观鱼鸟,心甚乐之。”(2)没有像远离人居在水草清清之处徜徉那样更慰藉心灵的事了。

注:
(1) 引自中唐诗人戴叔伦《湘南即事》。
(2) 见《文选》第四十三卷《与山巨源绝交书》。


二二
无论何事,都是古世令人羡慕,现世之事似乎不值一提。尤其是匠人打造的美丽器物,还是古代的式样有趣。
信函语言等,昔日陈物是如何动人。眼下日常的口语也有逐渐缺情少味的趋向。古人说“上车吆”(1),“拨火吆”(2),而现在的人却说成“上吆”“拨吆”。应该说“主殿(3)寮人(4)立数(5)”,而说成“持矩照明吆”,把天皇听最胜讲(6)的御所“御讲之庐”(7)说成“讲庐”,让人不满。深谙古事的老人如是说。

注:
(1) 把牛套上车辕时的吆喝。
(2) 把油灯拨亮时的用语。
(3) 皇宫中掌管天皇舆辇、汤浴等的役所。
(4) 官人。
(5) 列队的仪式。
(6) 选拔四大寺中最有名的僧人讲读《金光明最胜王经》,祈求天下太平的佛事。
(7) 庐指临时小屋,这里指天皇的临时御座。


二三
虽说现今是衰微之世,但九重神采(1)与世无染,依然出色。
露台(2)、朝饷(3)、何殿、何门等,听起名称来就别有情趣。本来是下贱人家有的小蔀(4)、小板铺(5)、高遣户(6)等,也因在皇宫内而听得优雅。一说“阵上设夜”(7),就给人一种庄重感。准备夜晚御殿的灯笼时,说“灯笼,快吆”等,这也很优雅。上卿(8)在座位上的声音举止就不用说了,诸役所的下等官人们得意的表情也有趣。整整一个格外寒冷的夜晚,下等官人们这里那里席地而坐打瞌睡的样子也有趣。“内侍所(9)的御铃的音响悦耳优雅。”德大寺太政大臣(10)如此感叹。

注:
(1) 皇宫中的景象。
(2) 紫晨殿和仁寿殿之间搭着木板的地方。
(3) 清凉殿中天皇早晚用便饭的地方。
(4) 清凉殿东南侧的木格子窗。
(5) 从清凉殿内的南小庭院上殿的铺着木板的地方。
(6) 左右开的门,位于清凉殿西南的渡殿之南。
(7) “阵”指宫中政务、仪式时诸卿参集的座位。“设夜”指做夜间点灯的准备。
(8) 朝廷仪式中的首席公卿。
(9) 也称贤所,即安放神镜的温明殿。
(10) 即藤原公孝,乾元元年(1302)任太政大臣。


二四
斋宫(1)住在野宫(2)的情形实在是优雅和情趣的极致。口忌“经”“佛”(3)而说“中子”(4)“染纸”(5),也很有趣。
总体而言,神社是难舍难分、清新宜人的。古墓景象本身就有一种常世未有的情趣,加上玉垣(6)环绕,挂在“榊”(7)枝上的木绵(8)的风景等,能不卓然优美吗?尤其富有情趣的诸神社有:伊势、贺茂、春日、平野、住吉、三轮、贵布祢、吉田、大原野、松尾、梅宫等。

注:
(1) 每逢天皇换代之时,去伊势神宫和贺茂神社仕奉神灵的未婚的皇女,这里是指后宇多天皇的皇女奘子内亲王。
(2) 位于京都的嵯峨野,决定去斋宫的皇女,先在这里暂住一个时期。
(3) 因为仕奉神道而口忌佛语。
(4) 安置在堂屋正中的佛像。
(5) 写经文的纸带有染色。
(6) 神殿周围的护栏。
(7) 榊,日本人造的汉字,被称为国字,这个字日语发音为sakakei,供献在神前的木之意。
(8) 用槠树皮的纤维造的布,作为币帛挂在榊枝上。

 

二五
像飞鸟川(1)的渊濑变化无常一般,时移事去,悲欢离合,昔日荣华之处如今却成了无人居住的野地,宅邸虽是原貌却更易了主人。桃李既然不言(2),又同谁一起去论古昔。不曾目睹过的昔日贵人住宅的遗迹,更给人虚无之感。
观京极殿(3)和法成寺(4),修建者的心志虽留,可时过事变,昔日气象荡然无存,令人哀感。御堂殿(5)精心营造,捐赠大片庄园,为的是自己的一族作为天皇的摄政,世世代代永永远远,可他是否想到时过境迁,如今竟是这般荒凉景象?大门(6)和金堂一直存续到近世,可正和(7)时南门被烧毁了。金堂在那之后倒塌,再也没有重立起来。只有无量寿院(8)作为法成寺的形迹残留了下来。丈六佛像九体,非常尊严地并立着。行成大纳言(9)书写的堂额,兼行(10)写的扉上的字,依然鲜亮可见,别有感触。法华堂(11)似乎还在,可又能存留到何时呢?仅有这少许遗迹留存的寺域内的这里那里,依稀只残存基石,那究竟是什么遗迹,无人知晓。
鉴于此,万事考虑到自己眼不能见的后世,可以说是虚妄吧。

注:
(1) 流经奈良县高市郡飞鸟村的小河。
(2) 典出《和汉朗咏集》卷下“仙家”。
(3) 藤原道长宅邸。
(4) 藤原道长在京极殿的东边靠近鸭川修建的大寺,阿弥陀堂和金堂分别建于宽仁四年(1020)和治安二年(1022)。
(5) 藤原道长的尊称,因他出家后住在法成寺。
(6) 寺院的总门。
(7) 花园天皇的年号(1312-1316)。
(8) 法成寺的阿弥陀堂。
(9) 藤原行成,宽仁四年出任权大纳言,多才多艺,被誉为三大书法家之一。
(10) 源兼行,生平不详。
(11) 专修天台宗的法华三昧堂。

 

 

Copyright(C) 源氏物语馆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