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轻如蝉衣韧如细竹[空蝉篇]

 

空蝉の羽に置く露の木隠れて
忍び忍びに濡るる袖かな

◇古都琥珀姬◇

  ——不为其他,只为成全我心里的,独一无二的终生情结——
   红楼有金陵十二钗,小女子今日东施效颦挥洒一阕[十女子物语],看官们莫笑莫笑。
  
   闲话少说,啪——!丫鬟奉茶!小女子我开讲。这一讲可能要十天半月,休息休息先。
  
  
   (一) 轻如蝉衣韧如细竹[空蝉篇]
  
   关名逢坂待若何?
   犹自愁叹生难逢!
  
   在淡淡月光下,那青灰色尼装的女子,低眉垂目,悠然远去……
   空蝉即帚木,远看历历在目,近观消失不见。《源氏物语》中,源氏成年后萍水相逢的第一个女子,也是唯一一个终生拒不接受逃避源氏之爱的女子。正如空蝉的名字。淡薄脆弱,若隐若现的一袭蝉蜕。“温柔中含有刚强,好似一支细竹,看似欲折,却终于不断”。即使在源氏强闯入其内室对她表白的情况下,她也坚守了自己的纯洁。只因她认为自己乃有夫之妇,没有资格接受源氏这样光辉的美男子的爱情。这一点,和物语之中其他美丽高贵的女子,形成鲜明对比。且不说已为朱雀帝宠妃却依然与源氏私会的胧月夜,就连物语中最完美的女子,如同神话一样高贵神圣的藤壶皇后——源氏的继母和初恋,都曾经在源氏的追求下委身于他。也许这样的执意和刚强,正是空蝉其人在整个物语中开篇的特殊地位。她的容貌远非最美,“倘就五官一一评品,这容貌简直是不美的,然全体姿态异常端严,确有牵惹心目之处。”但她兼柔弱和刚强的气质,使她不曾淹没与物语之后无数绝代佳人之中,以不长的篇幅,在我这样读者的心里,成为了最清丽脱俗的那袭蝉衣。
   有时在想,空蝉,未必是不爱源氏的吧。光华公子源氏,那样百花之王的人物,有哪个女子会不芳心暗许?比起空蝉苍老憔悴的丈夫,源氏远远更加符合一个女子对于爱情的要求。这样说来,空蝉的一生,该是有遗憾的。她不能在哪怕仅仅一个夜晚,忘记自己的身份,投入自己的爱情。为女子者,竟然不可以只为自己活一次。一直到十二年之后,在逢坂关的偶遇,空蝉轻叹“ 关名逢坂待若何?犹自愁叹生难逢!”也不是毫无原由的了。只是,若是空蝉接受了,成为了源氏一生所藏无数恋人中一名,分享自己情人的爱情,又会不遗憾么?这从空蝉之后的若干女子的命运,都可作为反证了!
   为人妻者,其心之楷模莫过于空蝉。直至丈夫去世后她出家为尼,受源氏庇护,其美德依然突出,行为依然庄重美好。想她坐在工巧的青灰色帷屏之后,露出一只精美的彩色衣袖。那样美丽清秀,另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源氏,也只好自惭形秽,叹遗憾了!
   空蝉终于还是保持这个几乎圣洁的美丽背影,静静隐没在物语之中。虽然之后出家为尼的女子也甚多,但我常常幻想空蝉着青灰色尼装的娇小身影,白皙手指举着露水的花束。如天空中那轮新月遥遥清辉。
  
   我将空蝉拟为青翠细秀的竹枝。

 

Copyright(C) 源氏物语馆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