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夜美人惆怅安知[胧月夜篇]

?

照りもせず昙りもはてぬ??
春の夜の胧月夜にしくものぞなき??

?
◇古都琥珀姬◇??


   不似明灯照??
   又非暗幕张??
   春夜朦胧月??
   美景世无双??
  ??
   这位举世无双的姬君,因了此首出场唱着的古歌而被称为[胧月夜]。单看此名,便飘散甚多香艳意味。而属于她的爱之传奇,似乎便是在幽幽的夜幕花鸟帷屏下,不知谁点着了一支[侍从]之香,淡淡地余韵飘袅,久不散去……??
   已许嫁东宫前程无忧的她,在朦胧月下轻易的委身于那位光华的源氏公子。比起藤壶的近于冷酷、玉鬘的守身如玉,在当时可算得是一位世人眼中的轻浮女子。尽管如此由于她的美丽和显赫家世,仍是受到了主上的无上宠爱,但是她依然趁着归宁期间,谋得“夜夜幽会,几无虚夕”。正如大和和纪所说,她是物语中女子唯一的一个“积极角色”。而我认为,毋宁说是“主动派”。她主动的追求自己想要的,爱情,以及,欲望。这后一个词,在那个时代是女子多么没有权利主张的东西。但是,她不计较他人的态度,不担心自己是否落到千夫所指的境地,她用她美丽的青春的身躯,率性的迎向她要的炙烈。??
   这样的恣意盛放的美丽,确实是物语中其他绝世风华的女子无法相较的。??
   然而,她的自我,她所不顾一切执着的东西,和她的时代,注定是不能相容的。而她的悲剧,她不能为人所知的惆怅,也由此展开。??
   紫式部以及大和和纪在刻画她的时候,很显然的突出了她的诱惑力。区别于藤壶的端庄,玉蔓的艳丽,夕颜的柔弱,胧月夜给人的总体印象,是[娇媚]。如同怒放的玫瑰、芬芳的水果,带着露珠,散发着成熟的青春,以及实实在在的,身体的美丽。她这样独有的娇媚,赢得了那个时代,两个最高贵和优秀的男人的爱情。遗憾,这两个男人,具有最亲密的血缘,以及最疏远的心灵。更为遗憾的是,胧月夜没有想到,或者不愿意想到,她的率真,她对爱情的追求,这样如同太阳光一样热烈的追求,也许无法为她带来真正的爱情。在那个时代——甚至,在任何一个,男子和女子存在的时代。??
   幸运的是,朱雀院,她的主上,依然是爱她的。他爱她,为她委屈了自己作为皇帝的尊严;他爱她,为她冷落了据说与藤壶中宫并称美貌的藤壶女御。他也曾动用自己不多的权力,放逐了自己的亲弟弟和情敌,虽然在不久之后他还是无奈的召他回京都。这个似乎终生生活在光源氏阴影之下的兄长,优柔而清秀的男子,想必令他痴迷的,正是胧月夜那种美丽任性而恣意的个性吧?她展开她的翅膀努力的寻求,而他是如此羡慕和想要拥有这样的一种寻求。虽然,他始终无法得到她的爱情,但是他还是得到了她的青春——尽管,他甚至没有能够给她一个正式的名分。??
   这便是?姬所付出的代价。她拥有了那个时代女子想追寻而追寻不到的自由和激烈的爱情,可是她也为此失落了为女子者所应当得到的一生的最大的承认,赞美和幸福。她终生只不过是一个承宠的女官,她永远没能成为一个经过祝福的——妻子。??
   我并不完全赞同大和和纪所阐释的,她是个不希望拥有婚姻,只想在恋爱的海洋中搏击的女子,她是爱着源氏的,真心的,完全的爱,虽然有些任性。这种爱,从初遇的月夜,就绵延不断的展开了。或者,若是早些相遇,她不会同意入宫,也许,在那夜之后她也曾努力的说服父亲右大臣向他主动求婚(右大臣之后提过求婚被拒一事,若是胧月夜没有嫁给源氏的念头,怕固执的右大臣也是不愿失着颜面吧)。??
   但是,她被拒绝了,被所爱的人拒绝终身相守。从她朦胧春夜的激情起,她就该知道有这种结果的。她的父亲是他岳父的政敌,她的大姐更是他的死对头;更重要的是,在他的内心深处,只把她当作一个诱人的情人。他不想冒天下人讥议的危险去做政敌的女婿,他抑不想奉一个如此娇媚主动的女郎作为正室夫人。??
   于是她平静的呆在那个爱她的人的身边。三千宠爱,集于一身。也许对这个最尊贵的人是不公平的,但是,那有什么办法?她不爱他。她继续追寻着她的爱。最后,她也让她爱的人,这个拥有无数爱情的人,付出了代价。但是,当他为了与她的私情,流放须磨的时候,他心中想得最多的,并不是她。是那西殿的夫人。那在镜花面前期望留住他身影的妻子,而她是什么呢,什么也不是。于是她选择了守在那个温柔的人身边。尽管他只是她的主上,而不是夫君。??
   很多年过去了,在宠爱她的人终于舍弃了尘世和她的时候,她心中,那个年轻时代的梦,又苏醒了。也许世人将再次说她轻浮吧?也许那个已经成为太上天皇又新娶了皇女的人只是再次逢场作戏吧?但是她已经不想管了。她的青春已经走近了尽头,她必须要再次为自己活一次,为自己灰色的后半生,留一个纪念。也许当她听见侍女们议论她可以去依附那一生的情人的时候,心中不是没有一点所动的吧?但是以她今日的身份,那已然苍凉的心态,怎能去到六条院里和一干受他荫庇的女子为伍呢?她不愿意,她只想过着自己的日子,因为她是举世无双的胧月夜,她不要依赖。她对着镜花凝视自己依然美艳如玫瑰的容颜,凄然的一笑,轻轻的,却是决绝的,剪去满头的青丝。已经没有了羁绊,没有了凡尘俗爱,她将会走上一条铺满圣洁月光的道路,洗去所有,不被人原谅的过失……??
   这朵无双的玫瑰,只在月夜绽放,流光溢彩。可是花瓣阴影里,有一点点微咸的水迹——可惜,没有人看得见.

 

 

Copyright(C) 源氏物语馆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