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天定悲哀为君[明石篇]??



出でし春の叹きに劣らめや??
年経る浦を别れぬる秋??

◇古都琥珀姬◇??


   妾身无足道?万事不随心??
   若能通情愫?此身不足惜??
  ??
  ??
   之所以将[明石篇]定于[紫姬篇]之后,固然是物语人物出场顺序的原因,但纵观整个物语,明石姬是作为紫姬的“对称”而存在着的,在源氏无数的妻妾情人之中,在容貌才华,品性气度诸方面,能与紫姬这位完美的女子相较,并被紫姬当成了“对手”的,也只有这位出身卑微,却因了机缘获得源氏的爱情而一跃成为皇后之母的明石夫人。物语我读过数遍,个女子皆有我感叹不已的优点,但我之最爱,依然是这株清丽无伦与世无争的百合。??
  ??
   明石姬的出生及与源氏相识相爱皆有浓重的宿命色彩,起因于其父明石道人早年的一梦。梦里预兆她光宗耀祖的命运,直至明石姬出世。美丽动人,遂小心教养,将一切希望寄予这柔弱女子身上,以求嫁与贵人。我常想,明石姬肩上的担子是多么沉重;她的父亲竟然将一个虚幻的梦作为规划女儿一生的指示,并决心不能达成愿望就投海托身海龙王。作为少女的明石姬从小就在这种压力与自卑的缠绕下长大,养成她清高而与世无争的品德。她不像紫姬那样幸运的在幼年就被源氏当作至宝寻获;而是及到源氏流放须磨,道人认为天赐良机,硬以半风雅半强迫的手段将女儿委身于源氏。如此说来,明石姬也是一个被动的女子了,她也不能说是“自愿的”。比起紫姬稍幸运的是她至少多拥有了父慈母爱众多男子追逐的青春年华,但是嫁与源氏是她的命运,她的卑微身份只能作为侧室也是她的命运。之后一切不应该有的人间悲哀,都是从此蔓延。??
  ??
   物语通过源氏之口多次描述明石的美丽,虽生长于深山,然有不亚于公主之高贵气度,且有娴熟优雅的琵琶技艺。加之她品性谦卑,在亲生女儿作了女御以后也丝毫不居功,连紫上夫人也不禁赞叹其人品高尚。最后明石姬成为了皇后的母亲、未来皇帝的外祖母,在源氏死后尽心抚育子孙,由“整个六条院仿佛都是为明石夫人一人的子孙所建造的”的句子。比起紫姬香消玉殒而没有子嗣,源氏丧妻隐居的凄凉悲苦,明石夫人的后半生想必定是十分高贵而安乐的子孙满堂(虽然物语后来没有具体提到),但是这样的幸福,是作为母亲、作为外祖母,而不是作为一个美丽的女人所应该享有的爱情的欢愉。这也是明石姬一生最大最无奈的悲哀——源氏之最爱,早在与紫姬的相遇就注定是紫姬了,尽管也十分的宠爱着她,却永远无法将她当作自己的最爱!当紫姬之死,源氏遁世,她已经在自己的心中永远摒弃了爱情带给她所有的寂寞和痛楚,专心的享受家庭的天伦之乐。明石无疑是聪明而明智的女子,懂得把握一生中可以获得的东西,这一点相较与她容貌品性相似的六条御息所,无疑是高明的多。??
  ??
   这样的高明,是明石姬一生无数的无奈和痛楚换来的。我认为在默默忍受痛苦这方面,明石无疑是物语中最坚忍的女子。她本人的一切,本是不输与任何一位女子,只因了她不幸出身卑微,只能作为侧室,只能处处谦让,只能将亲生的女儿交给他人抚养,(看到那一段,是我最恨源氏的时候,甚至也不喜欢紫姬,)这种骨肉分离的痛楚,换作是我的话,宁愿女儿当不上皇后,受人讥议有甚么要紧?她已经注定得不到最专注的爱情了,为何连她最宝贵的女儿也要剥夺呢?明石姬无疑是作为一个弱者存在的(在她面前,源氏和紫夫人都是强者),但可贵的是她能坚定的从其弱,绽放出福泽绵长的光辉。??
   但是在我看来,明石姬的遗憾是永远永远也无法填补的。多年后小女公子进宫当女御。母女始得相认,固然是欢喜团圆了,但此时的小女公子,后来的明石皇后,已经将紫上夫人当作母亲深深植根在心里,这固然可称赞紫姬的高尚,将小女公子当作自己亲生女儿疼爱,但是对于明石姬这个真正的母亲又是怎样的痛楚!物语写道,明石姬对这位女御,不是当其为女儿,而是当作一位贵人来看待。这句话让我深深的感到痛心。一个女子,她无法成为丈夫心中最爱的人,她甚至无法成为女儿心中的母亲,世间之悲哀莫大于此!这样的话,身份尊崇有何用?荣华富贵有何用?换作是我,宁可不要!??
  ??
   这样的悲哀是谁之罪过呢?是源氏么?是紫姬么?还是明石道人作为父亲的错?我无意批判“封建社会一夫多妻的罪恶”,只从爱情和人伦的角度来看,为何人们在赞扬紫姬的时候,总要加上一句“宽宏大量的原谅了明石夫人”呢?明石姬有甚么错?她不是源氏主动去爱的么?紫姬已经是夺走了她的女儿,为什么还要这样说呢?我想明石姬所有的不幸和悲苦,一是来源于她的出身(其实也算是富甲一方了,与其骨肉分离从而荣华富贵,连父亲最后一面也见不到,选择终身陪伴孝顺父母不是更幸福么?二是源氏在她之前已经有了紫姬。一手抚养长大的女孩,对紫姬那种两人合一的情感已是无法取代的。??
   正如大和和纪在整套漫画的结尾借源氏之口写道:“明石姬,如果我先遇上你,恐怕最爱的就是你!”一样,我也认为,源氏对明石姬的爱情,确实是仅仅次于紫姬。正由于其仅次,使得明石姬有了独立的人格,而非全是源氏的依附。??
  ??
   当然在物语所处的平安朝,(现在何尝不是?)光宗耀祖是人生最大的追求,明石姬的一生终实现了这个目标,在她付出如此多的牺牲以后。而她自己,是否后悔?是否遗憾?她是否觉得,自己宁可选择一个只爱自己的世间普通男子?可是最后神圣的皇后之母的光辉和世人称羡的一步登天的荣耀已经淹没了明石姬自己,以及她悲哀的爱情!她对源氏的爱,实不亚于紫姬,或者任何一位的女子啊!??
  ??
   明石姬是属于素淡高洁的。白色浅紫衬的中国式礼服,琵琶拨子,馥郁的“百步“之香,冬院白雪红梅。其中那位女子,带着平静和淡淡哀愁的眼神,轻轻的伸出手来,送别她的一生中所有的爱情,寂寞,悲哀……而化身为,挺直洁白的百合,为子孙后代散发绵绵不尽的幽香……??
  ??
   (写这篇的时候,心情很激动,其实明石的性格并非我特别偏爱的,但是在物语所有女子中,我每看她一次,仍是爱她一次!

 

 

Copyright(C) 源氏物语馆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