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贵无极遗憾无尽[藤壶篇]?

入り日さす峰にたなびく薄云は?
もの思ふ袖に色やまがへる????


◇古都琥珀姬◇??


   山樱若是多情种?
   今岁应开墨色花!?
  ?
   这是光源氏在藤壶女院去世后,悲伤不能自已,独自悼吟的诗句。藤壶——这朵盛开在最神圣的宫阙,无比高贵而雍容的藤花。她母仪天下却空留余恨的生命,如那圣洁氤氲的祥云,笼罩在整个物语,以及光源氏的一生。?
  ?
   藤壶据物语中描绘,应该是全书最美丽的女子。连外甥女绝世紫姬,也胜在与她的相似。她更有着无比高贵的血统和封号。从公主,到女御(皇妃),直到皇太后,被尊为女院(待遇等同退位天皇)。?
   藤壶,已是作为女子的极致,让人想到便肃然起敬。但是如此光耀盛世的女子,内心却永远弥漫着不能言说的刺骨痛楚。她是深爱源氏的,虽然终其一生,只能作为源氏的继母而存在;虽然她与源氏的孩子,即后来的冷泉帝,永远只能顶着源氏之异母弟的名号。?
   从某个角度看来,藤壶似乎是有罪的,身为桐壶帝最宠爱的妃子,却爱上了自己的继子,并且生下他的孩子——作为那个悲哀的被背叛的父亲和丈夫,桐壶帝也许已经意识到这一点,可是已年老的他,出于对藤壶的爱,更多的是对源氏母亲桐壶更衣的歉疚,没有厌弃这个孩子,并且立为太子,不由让人感谓。?
   但是美丽的藤壶又何尝不是一个牺牲者。她万千宠爱集于一身的命运,完全只是因为她长相酷似桐壶帝深爱却早夭的桐壶更衣——也即源氏之母。桐壶帝之后是否忘却了这幻象而爱上了藤壶本人,正如源氏后来也真正爱上了紫姬本人一样?物语中从未提过。但无论如何桐壶帝的盛年早已过去,而年轻美丽的藤壶与这位只小自己四岁的光彩夺目的继子发生恋情,似乎也是可以原谅的了。?
   被封为皇后的藤壶在桐壶帝死后为了保护源氏和太子,于盛年毅然落发出家。似乎是要永久的忏悔自己的罪愆。而源氏同时也流放须磨。两人同时受着罪恶的煎熬。终于,冷泉帝顺利的当上了皇帝,源氏也官复原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是,这是的源氏已不是昔日少年时专心痴情的源氏公子了,他已经有了一干的妻妾,包括被认为是源氏一生唯一所爱的紫姬。他虽然没有也不可能忘记与藤壶凄美悲哀的爱情,却也已将其深深掩埋在心中。此时的藤壶,被封为女院,高贵无匹,母仪天下。人前人后只能与源氏商议国事,辅佐皇上,不再提起昔日之情。这对于美貌不减当年的藤壶来说无疑是痛苦的。但是她的身份,她存在这世间的意义,已经不是一个妻子或者一个恋人,而是皇上的母亲,一国之母。在这样神圣的光晕之下,她没有了自己,她不可能再是自己。她只能修行念佛,尼装后隐藏着所有的悲哀。人品之高尚圣洁,莫过于藤壶!?
   藤壶在三十七岁的春天樱花初绽之时落叶般逝去。在临终前虽能与源氏隔帘对话,但垂泪的两人却也只能说着朝政的安排。我想藤壶在弥留之际,在愧对上皇的同时,作为一个女人何尝不想能在纠缠了一世的恋人怀抱中闭上双眼呢?但是她不能。她维护了一位皇后、一位国母所该有的所有礼仪和高尚,而湮没了人生中唯一一次刻骨的爱情。在生命的尽头,她想必是遗憾的吧?可是连她遗憾的微笑和泪水,都是那样沐浴着神光。?
   藤壶去世后源氏悲哀之极,甚至认为庭院中的樱花都该为了她变成淡淡的墨色。但源氏很快便高居准太上天皇之位,更大兴土木建造六条院同诸夫人居住游玩。荣耀鼎盛之极。在此时我总想起那朵藤花。假如她不是先皇的公主,不是皇后,不是女院……是不是可以享受多一点,作为女人的幸福??
   这位最为高贵却遗憾一生的女子,成为物语最神圣的传奇。难怪大和和纪也说“藤壶,是作为圣母的形象出现的”了!?
  ?
   藤壶即藤花,高居枝头,美丽无双的花朵,谁能知晓她的悲伤??

 

 

Copyright(C) 源氏物语馆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