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开枝头花落谁家[棣棠篇]?

?

恋ひわたる身はそれなれど玉かづら??
いかなる筋を寻ね来つらむ??


◇古都琥珀姬◇??


   念伊人兮意难忘??
   咫尺天涯终相隔??
   棣棠不言兮深情藏??
  ??
  ??
   有的时候想,若说是性格决定命运罢,若一位女子,集中了所有她的时代,要求她的标准——她是美丽的,抑是思虑周全的,温柔而不形诸于色,坚持着自己的原则却不伤害他人——一言以蔽之,当她没有任何瑕疵可供人指责之时,那么,命运是否会报答她,最完满的结局???
  ??
   ——她是应当拥有幸福的,因为她从来都没有以飞蛾扑火的热烈,去对待自己的心。??
  ??
   像这样的女子,或者在《源》的世界中,从这个意义上说,不是被称道完美的紫夫人,而应属于那晓露初开的枝头棣棠花的,玉鬘君。??
  ??
   紫夫人的命运,是她一生唯一的男人,代替她选择的结果;而玉鬘,却是以着自己微薄而暧昧的出身所几乎不能承载的坚持,走着自己无瑕的道路——虽然,那道路的通向,是荣耀,是圆满,但未必是幸福。??
  ??
   玉鬘是夕颜的女儿,那个娇弱不胜风吹的夕颜,纯白如花间精灵的夕颜,时光仿佛永远停在她十九岁。真是不能够想象,她的女儿,之后也为人妻;为人母。但似乎,玉鬘并不肖似夕颜,感觉反倒是她的长辈。她的慎重、周全、深思熟虑,都是夕颜所不具备的。也正是如此,有着更加美丽容颜的玉鬘,永远缺少那样烂漫的眼神,如渡边所言,那或者是一种会流传轻浮之名的烂漫罢(然我却觉得那是作为女子最美妙的意蕴)。玉鬘似乎也不与她那个固执的父亲相若,她似乎从来也没有仅仅因为自己的“意愿”而做任何事,她更多的是考虑“世人”的要求,以及自己怎样在惊涛骇浪的世间以飘零之身存活下来。或者这是因为她在那偏僻的筑紫乡间,几乎孤儿一样的童年,造成了她内心的极度没有安全感吧?又或者,是为情而夭亡的夕颜,在冥冥中,祷祝女儿不要重复自己的命运?最终玉鬘在某种意义上是光耀了门庭,成为名正言顺的正夫人,相较母亲是大大的有福分了——这点正与秋好作了中宫,超越了六条御息所何其相似!?在这两对母女中,母亲一生是作为“爱情的祭品”的薄命红颜,而女儿则被赐予了繁华煊赫,却是缺乏“爱情”的命运——紫式部是否是要通过这种对比,向读者揭示女子全然不同的选择,以及各自的得到和失去呢?怎样才是无憾的人生?女子究竟怎样才能幸福?她深邃的眼光透过她笔下那些美丽着哀愁着的女子,穿越时空,问着这同一个问题。我想终其一生,她也是迷茫的吧,这样的问题,或者对于女子而言永远是两难的。千年之后,依旧没有答案。??
  ??
   但是作为玉鬘,已经做出了她能够做的,最稳妥的选择。源氏多次夸赞玉鬘的主意之坚定:或者她是唯一一个在与他如斯亲昵的状态下,仍然守身如玉的女子吧?(得不到才永远怀念吧?)只是我依然在想,何不连亲昵也省却呢?夕雾曾感叹:可是姐姐已不是可以抱在怀里的婴儿了——亲密程度可以想见——不知道玉鬘依偎在源氏怀里的时候,心中浮现的是怎样的念头呢???
  ??
   我并不认为玉鬘是爱着源氏的,如同大和阐释的那样。也许她的不拒绝亲昵,仅仅是一种寄人篱下的不得已吧。只要不过分,她都暂且的容忍了。从某个角度来说,玉鬘是物语中,少见的一位识时务懂进退的女子。而她嫁给髭黑之后,对于源氏和六条院的留恋,也不过是初为人妇的女子对于优雅风流的少女时代的眷恋。更何况,粗鲁直率的髭黑,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同光耀世间的光源氏之一端相较的罢。她回忆起那幽香中闲适的黄昏,夕阳下的藤花照射下的姿容,那如梦似幻的六条院,世间的幻境,冶艳的情怀,终于步步的远离。那么,她又没有后悔呢?她是否怀疑了自己当初的不顾一切地坚持?是不是值得呢?我不得而知。也许,这是物语留给我们的又一个永远的,淡淡的遗憾——??
  ??
   而最终战胜了众多的竞争对手,成为了她的丈夫的髭黑,究竟是抛妻弃子的负心人,还是物语中少见的专一男子,也许并非我们这个时代所能够完全理解的。但是,他至少成功地给予了她某一种踏实的幸福——也许是一种和男女之情全然无关的幸福,但是,在从小孤苦无依的玉鬘来说,所需要的,恰恰是这种幸福吧?她的选择,是枝头的棣棠而不是墙根的夕颜。是一种能够经营的,属于自己的,不会被别人所轻易剥夺的幸福——这点,却是无论光源氏或者冷泉帝都无法做到的。而最终,她拥有了。虽然她的丈夫逝去后她的两个女儿并没有过上她完全称心如意的生活,但是比起紫上悲凄的逝去而源氏悄然而隐,或者玉鬘仍然可以感慰自己所拥有的吧!作为一个妻子,一个母亲,一个义女,她称职了,她的人生,应该可以说足够圆满。??
  ??
   而她年轻的时候,那些晓风残月的梦,她会永远的保存下来,就像一片完好的收藏的花瓣——虽然有些枯黄,但芬芳依旧。于是,她笑了,她应该庆幸,自己还能够保有对斯人如此清晰的回忆——因为只是回忆,而分外的美丽,正如,窗边那轮皎洁的明月,纯洁而清澈。??
  ??
   而棣棠,依旧年年盛开。??
    

 

 

Copyright(C) 源氏物语馆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