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如果三公主如XXXX’看紫姬悲剧根源

宇治桥姬

  如果三公主如藤壶的话,对于光源君来说,好象多年梦想终于在这一刻达成了,也就等于清楚明白告诉紫姬,这些年来她不过是一个替身而已,如今正主出现,替身也只能黯然退场了,对于紫姬来说,这是最大的侮辱和嘲讽。

  如果三公主如胧月夜的话,对于紫姬来说则会带来更大的羞辱和磨难,胧月夜性格强悍,为人也同样带着霸道,这样的女人成为正妻,自然会有做出睡 塌不如他人酣睡的决定,而她火热的美艳,夺人的风情,自然能把光源君这个贪色性格又偏软弱的男人治理的服服帖帖,那时胧月夜在明目张胆的欺负紫姬,光源君 也只能心里为她报报不平而已。

  如果三公主如明石的话,两人就会如书中明石与紫姬一般相互欣赏,相互推崇,只是面对明石样的三公主,紫姬的失落感和挫败感自然而生,从而心服口服的认输。

  光源君最后对明石的评价是,“此人与紫姬相比,意趣欠缺”。这里的‘意趣’主要是指明石虽温柔和顺但却风骨凛凛,不如紫姬全身心的顺从,而明 石出身低微却这样高傲而有风骨实在令出身高贵的光源君不理解也不认同(这让他有被冒犯的感觉),但如果明石加上了三公主的身份,那么光源君认为的缺点自然 就成为了优点,能娶这样的完美的正妻,光源君还不得顶礼膜拜。

  大和和记在漫画里说,如果光源君最早认识明石,那么明石必然成为她的最爱,不少人对此话意见很大,认为这话是抬高明石,贬低紫姬,其实不然, 我认为这话的意思是,明石能把光源君由梦想拉回现实,使光源君不在沉迷于虚幻的梦影,真真切切的明白眼前人就是最好最适合自己的伴侣,而不再三心两意,得 陇望蜀。

  如果三公主如桐壶更衣的话,嘿嘿!光源君怕是从此醉到温柔乡,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楚了。

  从女人的角度或者说从书本理论的角度,紫姬无疑是男人最梦想的女人,但这是从理论上说,实际上桐壶更衣才是男人最梦寐以求的女人。

  看源氏物语的评论,很多人夕颜评价很高(大多都是男人),而书中头中将与光源君对夕颜更都是念念不忘,其实夕颜只是普通的美丽而已,她最大好 处就是天真可怜,而这点在女人眼里并不算什么,但在男人的眼里却是最重要的(这里的天真不同与一般意义的天真,这种天真应解释为‘单纯到不知廉耻,纯净的 妩媚欲滴,清纯却充满肉欲诱惑,但在一切结束后,眼前依旧是个干净如水,小鸟伊人的小女孩),这是男人眼中(东方古典男人)最极品的女人。
桐壶更衣就等于是精致化完美化的夕颜,在具有夕颜优点的同时,在加上绝伦的美貌和才华以及高雅端静的气度,还有就是坚强包容的爱心。(后两点使她成为真正皇家女人)。

  桐壶帝是个有作为的明君都可以为其不早朝,天生沉迷情欲的光源君若真得这样的尤物,怕是不需要出房门了!

  好了,说到这里,已经看到桦樱妹妹磨刀霍霍的杀过来了,偶说这些,不是贬低紫姬,也不是说紫姬就不如上面的这些女人(偶认为,紫姬,明石,桐壶,胧月夜和宇治大小姐是最完美的女性典型),而是要借这个例子来说说紫姬的悲剧根源。

  有首歌是这样唱的‘世上是否此山最高。世上是否山比山更高,世上自有山比山更高,但人还是你最好’。

  歌词的意思是说,世上自有比眼前人更好更美的人存在,但在爱人的眼中眼前人才是最好最美的。

  真爱就当如此,真爱绝不可能这山望着那山高。

  紫姬对光源君就是如此,在紫姬的眼里光源君就是最好最美的一个(诚然,紫姬是在没有选择余地的情况下,但即使让紫姬选择紫姬还是会这样认为的),但在光源君眼中紫姬却只是他退而求次选择而已。

  光源君最爱的是他心中那个虚幻的影象(这个影象并不是藤壶,而是光源君所谓的最完美女性,但何为完美女性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在这方面看法根本就是自相矛盾,莫名其妙),现实中最宠爱紫姬是由于紫姬最接近他心中的影象,而非他把紫姬当成一个完整独立个体而爱。
光源君一直在寻找着这个影象,他不断的追求的女人,却不断觉得这些女人比紫姬离自己的影象更远,在比较后自然又回到紫姬身边,但当新目标出现时,他又会觉得这个可能就是我心中的完美女性。

  所以当上皇要将出身藤壶皇后的外甥女无比高贵三公主嫁给他时,光源君的心中想法还是她可能就是最好的一个。

  当光源君发现高贵无比的三公主居然是如此平庸时,他的愿望破灭了,已经迟暮光源君在也雄心壮志在去寻找这个影象了(正确的说,如此高贵的公主都达不到要求,还能去那里寻找呢)。

  所以光源君再次回到了紫姬的身边,再次诉说起了海誓山盟。

  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没有找到情况下(是的,现实中不可能找到光源君心中的影象,但这不重要,就如小偷,不是没有偷到东西就不犯法的),但若找到呢!?……

  紫姬的悲剧就于此,她全心全意深爱的男人,其实并不爱她,,她的一生全奉献给了这个男人,得到的爱却是这样的摇摇晃晃,这样的暧昧不明。

  诚然,紫姬的一生在外人眼里是无比幸福无比完美的,但紫姬内心最想要的却没有得到。
光源君最后从希望到失望是对光源君自己的惩罚,但此时他已经给了紫姬一个最响亮的耳光,让紫姬从幸福梦境坠入了残酷的现实中,最后紫姬超脱了自我,以一种更光辉更宽大更神圣去关爱光源君,这使紫姬的美丽达到了顶峰,但同时她的悲剧也达到顶峰。

  超脱是无可奈何的,是别无选择了,超脱就像一把利剑一刀一刀割断紫姬满身的骨头,外表虽然光鲜明亮,内里早就血肉模糊了。

  紫姬是个完美的女人,却不是一个幸福贵妇人,[源氏物语]更不是一部描写幸福贵妇人完美一生的专辑小说。

  物哀,物哀,有多少的荣耀,就伴随着更大悲哀,由悲哀更显现完美,由完美更觉得悲哀。

 

 

Copyright(C) 源氏物语馆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