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想《枕草子》


紫儿


  已是深夜。
  
   放下手中的解析几何,思想立刻飞出了枯燥无味的坐标轴和函数,视线停留在摆满小说的书架上,指尖在其中徘徊,犹豫不定。我总是喜欢买同一版本的名著, 细细品味一番之后,小心的摆在书架上,让心灵同时享受着视觉的整齐的美妙和充实感的快意。一时间,指头触到了《枕草子》的书脊。夹在《王朝女性的日记》和 厚厚的《忏悔录》之间,深蓝色封面半边覆盖着粗糙的毛边纸,好像在诉说她的沉默。忽然想起,看完这本书却已有很久了。
  
   “若是给了我,就相当成枕头用。”
   那时清少纳言还在定子中宫的身边。当内大臣伊周献上了好大一个纸本时,她这样说道。
   “那么,你就拿去吧。”
   于是,这纸本便十分幸运的染上了清少纳言这位旷世才女的墨迹。没有风雅的和歌做衬,更不是什么经典名著的抄本,她只是作者心情的宣泄,情感的归宿,还有对美好的过去的追忆。
   就这样,这一篇篇精致的散文组成了这本“当作枕头用”的集子《枕草子》,被一代代文人雅士传抄着,称颂着,又在数千年后漂洋过海,被世界所了解。
  
   慢慢抽出来,脑海里轻轻的浮起一种淡淡的感觉,宛若刚刚读完时一样,时光似乎没有增加她的凝重,更没有让她悄然逝去。
   “春天的黎明很美。
   逐渐发白的山头,天色微明。紫红的彩云变得纤细,长拖拖的横卧苍空
   ……”
   然后是夏天的夜色、秋光的薄暮、冬季的清晨……就在这样平静的四季的风光中,这个被唤名《枕草子》的纸本翻开了她的第一页,对定子的回忆,对事物的评 价,情调的体现,穿插着出现其中,平静中包含着深深的悲凉,却不易察觉。于是,她品上去恰似了一杯淡淡的绿茶,用心去体会,也只能尝到隐隐的余味,平淡得 近乎是浅薄了。
  
   “总是故作风雅的人,即使在清寂无聊的时候,也要装出感动入微的样子,这样的人就在每每不放过任何一件趣事中自然而然的养成了不良的轻浮态度。”
   这时与清少纳言同时代的女官紫式部在他的日记中对少纳言的评价。
   紫式部恐怕便是第一个这样误解她的人了。但我想,事情却不尽与此。只是不同的境遇是两人的迥然的性情是她们无法了解对方罢了。同为女官,当紫式部服侍 的女御彰子势力如日中天时,中宫定子的辉煌却已连同她的女官清少纳言的才华一起黯然隐没。于是,当紫式部深处荣华富贵却愈发清醒的洞察了纸醉金迷后的腐朽 和衰落的隐患之时,少纳言早已今非昔比,置身满目凄凉之地了。被泪水模糊的双眼无法犀利的察觉宫廷间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却依然转向美丽的自然寻找慰 籍,让失落的心灵得以寄托,所以,当看到日月星辰微不足道却又浑然天成的细微变化时,自然的造化深深的扣动了这位命运多舛的少纳言的心弦,由此引发的感慨 似乎并不像“装出的感动入微的样子”。
  
   的确,《枕草子》与紫式部的《源氏物语》相比,似乎真的缺失了几分曲折的情节,几分磅礴的气势,似乎只是消极地体味着诗意的悲伤。但正是这种情感,使 《枕草子》蕴含着一种令《源氏物语》的瑰丽所望尘莫及的自然纯朴的境界。对世俗的厌倦让一切变得淡泊起来,甚至不堪回首的往事也能心平气和的娓娓道来,不 带任何偏见的展示着一幅幅颇有意境的宫廷生活的画面。夹杂着对自然的欣赏和体味,平静的,这一切悄无声息的隐没于墨迹,埋藏于纸端,不着痕迹的在读者心间 划过,留下隐约又难以磨灭的痕迹,为心壁做衬,静静的等待着读者的体味。
  
   凝想片刻,我悄悄的把她放回了原处,决定不在这漆黑的夜晚打搅她的平静,而是默默的凭着残留在脑海的余音去深味清少纳言的感受。

 

 

Copyright(C) 源氏物语馆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