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槿姬同人

?

◇木香姬◇??

?

二月初十,天降微雨。我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轻轻低语道:“这种天气,真是适合品香啊……”?

想到这里,我就再也没有睡意,甚至来不及披上衣服,便匆忙打开房间里的柜子,急急的寻找起来,这声音吵醒了熟睡的人。?

“您在找什么?”她们揉着惺松的睡眼,惊讶的看着我。?

“黑方?装黑方的琉璃钵在哪里?”我抬起头来,向她们发问。?

“黑方?”她们面面相觑,好像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

“装在沉香木的箱子里,有两个琉璃钵,一个藏青,一个雪白,黑方的香丸就在里面。你们,难道没看到吗?”我努力比划着,想唤起她们的记忆。?

终于,和我一同长大的大辅君嘴唇轻轻颤抖起来:“您……您说的可是源氏太政大臣请您调配的黑方?”“对,是我要送给他的黑方。怎么不见了?”我高兴起来,总算有人记得了。?

一道像是泪水的东西从大辅君眼里流了下来,她的声音也哽咽了:“您又做梦了吗,那都是二十年前的事了,源氏太政大臣都已逝去了多年啊。”说完这话后,她拿来一件衣服,轻轻披在了我的身上:“您还是回去睡吧。”?

是梦吗?我惊愕的望着她,难以置信的问道:“他不是前不久才送来了书信,请我为他即将入宫的女儿——明石小女公子调配薰香么?”?

几名年轻侍女一下用衣袖掩住了脸,发出阵阵压低的轻笑声:“真是老糊涂啦,又梦到了以前的事。”?

是梦么?我不解地望着她们,忽然觉得眼睛微微刺痛起来。啊,是什么东西透过了格子窗?是光,耀眼的光。光,光华公子,名满天下的光源氏,六条院的主人,我俊美的堂弟。?

晨光透过格子窗,渐渐撒满了房间。被我吵醒的侍女和年轻尼姑不禁不满的嘟囔起来:“哎呀,天都亮了,我们都没有睡好呢。”?

大辅君瞪了她们一眼,接着沉默的替我梳妆。在这明亮晨曦下,菱花铜镜清晰的照出了我的容颜:桃园式部卿亲王的嫡女,曾经风光一时的贺茂斋院,如今满脸皱纹的老尼。?

原来,真的是梦啊,我都这么老了……我伸出手来,痉挛般的抚摸自己的脸颊,顷刻之间,大滴的泪水从眼里落下。?

大辅君一下慌了神,慌忙替我擦拭着泪水。我推开她的手,索性掩面痛哭起来。?

这么多年了,谁能想到,你已经离开我这么多年了啊……?

第一次见到你时,是在十五岁时的四月,天空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在房间里抚琴的我,忽然想到了家中庭院里的槿花。它们,要被雨淋坏了吧。?

想到这里,我再也坐不下去了,急忙吩咐侍女给它们张开遮雨的幕帐,同时自己也不安的跟随在她们身后,向庭院方向走去。?

当我们匆匆来到走廊时,竟惊讶的发现,那槿花附近已经站了一个身着青衣的人影。?

“是他……光华公子!”侍女不禁惊愕的叫出声来。?

迷蒙雨气下,他长身玉立着,优雅展开了手中的扇子,怜惜的盖在花朵上,就像呵护一个娇弱的女人。?

“他就像从天而降的仙人一样啊。”大辅君将双手捂在胸口,长长叹了一口气。就连一向矜持的我也不由呆住了,甚至连衣角露出帘外都没有发觉。?

侍女的交谈声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回过头来,对着帘后的我们轻轻一笑。?

我想,自己这一生都不会忘记那个笑容。珠帘般的雨滴下,那个身着半湿青衣的儒雅男子,俊秀的脸上浮现着明净如雨后彩虹的笑容。神佛啊,究竟是怎样的人,才会拥有这样的笑容。?

从那以后,他开始频繁的写信过来,就像许多追求我的人一样诉说着情意,有所不同的是,他的字迹、他的诗歌、甚至他选用的纸张与花草,都是那般别出心裁的优美和雅致。?

“嫁个这样的人,也不错呢。”一天,父亲翻看着他的书信,对我半是玩笑半是提醒的说。我只是淡淡一笑,低下了头:“女儿不愿嫁人。”?

父亲惊愕的看着我,他万万想不到,世间竟会有女子拒绝这样出色的男人。?

是的,他是很出色,无论是家庭还是个人,我们都可以说得上是门当户对。可对于我来说,他太过风流,太过优秀,这样的男人,命中注定不会只属于一个女子。父亲是不会理解我的心,因为,他也是男子。?

   就像冥冥中有天意一样,神佛好像知道了我想逃避他的心情,让我去了贺茂神社,与这浮华的平安京做了暂别,可他依旧频繁的来访,我们交往的消息甚至传遍了京城。?

   这过于密切的交往,成了弘徽殿女御指控他的罪状,在一片惊愕与哗然中,他被流放到了荒远的须磨。?

   得到这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后,我的嘴唇一下白了,手里的佛珠都不敬的掉落在地,如同我那要夺眶而出的泪滴。?

   即使知道与我交往的事不过是弘徽殿用来打击他的借口而已,我却依旧陷入了自怨自艾的苦楚里,我甚至哭得吃不下饭,人也迅速消瘦下去。?

   “我一直以为您不喜欢他,可看现在的样子……”大辅君替我理好被泪水沾湿的头发,语气里带着一丝不解。?

   我怎么会不喜欢他,天下有哪个女子会不喜欢他,只是,我与其他女子不同,我宁愿将自己全部的热情与爱意都藏在心底,就像那未开放的槿花一样沉默不语。?

   即使相隔两地,我依旧关注着你的消息,我知道你在须磨之地的不安与痛苦,我知道你在海神之滨结识了明石姬,我也知道你得到了赦免,就要回到平安京里。?

   历经磨难的他终于回来了,他忙着铺陈与设计自己的官场道路,忙着照拂那些在京城苦等他的女子,当他想起我来的时候,已是六条院的高贵主人,位高权重的源氏内大臣。?

   他后来有没有向我求过婚?哦,是有的。那是父亲桃园式部卿亲王逝世后,按照惯例,我辞去了斋院的职位,又回到了阔别十年的旧宅桃园宫邸。?

   身为内大臣的他,在得知我回来的消息后,便借着探望姑母五公主的机会殷勤来访。?

   侍女们认为在廊檐上招待他是不象样的,便自作主张的请他进了南厢。第一次,离他这么近,近得仿佛可以听到他的心跳声。?

   “小姐,请亲口和他说话吧。”侍女们不断的劝着我,我只是执拗的一言不发,最终,还是叫了宣旨代我应对。?

   他显出不满意的样子,向我抱怨:“难道现在还将我当作年轻人,叫我坐在帘外么?我企仰姐姐,已积年累月。我以为有这点功劳,可蒙允许出入帘帷了呢。”?

   我沉默地攥着手里的扇子,低下了头。不,我想和你说话,我当然想和你说话,但我害怕,我不知道如何与你灵巧的对答。我想,只要自己一开口,声音一定是颤得厉害。经验丰富的你,甚至会一下看出我对你那难以抑制的情意。当你知道我是这样喜欢你后,你一定不会这样重视我,你会将我视为你六条院里那些柔顺的女人,那些对你爱得痴迷的女人。也许,你再也不会来了也说不定……?

   薄薄的御帘,始终遮挡不住他的炽热情感,他来得越来越勤,甚至不少人都认为他马上会迎娶我到六条院里。?

   面对他越来越热切的追求,我担心多事的侍女放他进来,便板起面孔,一字一句的吩咐她们,万万不可做非份之事。?

   “您真古板。”大辅君再也忍不住了,抱怨起来,“您难道一点都不喜欢他吗?您难道不想和他结婚吗?”?

   不,我喜欢他。我的爱,也许不如紫夫人的真诚执着,也不如明石夫人的温雅柔顺,更不如六条妃子的炽热奔放,我却是深深的爱着你,以一个女人全部的心来爱着你。?

   结婚吗?可我们已不再年轻,他三十二岁,我三十三岁,都已早过了谈情说爱的年龄。我的父亲已经死去,我的美貌也在消逝,他想从我这得到什么?他那人间仙境般的六条院,居住着他爱过的众多优秀女性:春之町的紫夫人,夏之町的花散里夫人,冬之町的明石夫人……但是,北之方却少一位身份高贵的正妻。他是想让我添补这个位置么;还是,我是他一生中,寥寥可数的得不到的女子??

   于是,他在我的冷淡中逐渐消逝了热情,最终选择了黯然的放弃,不久后,他娶了朱雀帝的三公主作自己的正妻。我原以为自己就会这样被他淡忘过去,没想到他依旧是写来信件,还请我替他心爱的女儿调试香剂。?

   我三天不眠不休,调出了黑方。当我品着这幽雅古朴的香气时,仿佛看到了他满意的笑脸。是啊,你一定会喜欢这黑方,我用全部情感和爱意调出来的香剂。?

   日子继续流逝着,他的荣耀就如同富士山顶那愈来愈厚的积雪般:内大臣、太政大臣、准太上皇……你总是一帆风顺,名满天下的光华公子。?

   后来,恶魔开始嫉妒起了他的幸福,他的家里慢慢出现了一连串可怕变故:紫夫人被病魔缠身致死、关于他幼子薰身世的流言蜚语、三公主的猝然出家、万念惧灰的他也皈依佛门,最后在郁郁中死去……曾经喧耀一时的六条院也如同过季的樱花般,留下光华的影子后,在人们的记忆里成为了一个美丽的故事。?

   而在这期间,我也落去了那一头青丝,披上了青黑色的尼装,将自己的下半生托付给了神灵。?

   袅袅青烟中,金碧辉煌的佛像脸色孔若隐若现,也用自己神秘的眼睛打量着渺小世人。?

   我抬起头来,不禁轻问:“神灵,您是否真会给我们以永恒的安宁?”?

   佛像没有回答,他的唇边依旧挂着那抹看透一切的笑意,仿佛在反问我自己:“你觉得呢?”?

   我苍凉一笑,继续拿起了佛经。?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在喃喃的颂经声中,我偶尔会想到,如果当年接受了他的求婚,现在的我会是什么样子?六条院的女主人一直是他最爱的紫姬,就连那位尊贵无比的内亲王也无法夺走半点宠爱。他死后,我会怎样?与其他夫人一同出家么?那还不是和现在一样的结局??

   有时候,我还会想,事实上,褪去一切华丽的世俗外衣,我们只不过是尘世间两个孤独的男女,有所不同的是,他的一生,都在追求爱情,而我,却选择了逃避……?

   “您别哭了……别哭了……”大辅君不安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将我一下又拉回到了这冰冷的镜台旁。?

   我睁开泪眼朦胧的双眸,恍惚中,好像又闻到了那黑方的味道,它穿越了缥缈模糊的时空,穿越了刻骨铭心的记忆,向我渐渐袭来,包裹住我颤抖的身体……?

   黑方,幽雅沉静的味道,恰似我对你多年的情感。谁能想到,如今,调香的人还孤独活在世上,求香的人已长眠于地底。想到这里,我不禁再次俯下身子,任由那削短的冰冷发丝滑落在肩上,压抑哭泣起来。??



Copyright(C) 源氏物语馆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