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的风华与哀愁——紫姬


西林桦樱

  我第一次读这本书,就被她感动了。有人说,她是日本的“红楼梦”,但是,红楼梦反映的是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即使下场悲凉,仍然生活得热热闹闹,轰轰烈 烈,繁花似锦,烈火烹油,充满生命力,好象一支悲壮的命运交响乐。而读源氏物语,却像在澄澈明净的月夜,聆听幽怨冷僻的箫声,如泣如诉,让人透过美丽看到 生命的无常和悲哀。
   每次读她,都觉得她美丽到了极至,也残酷到了极至,好象日本那灿烂短暂的樱花飘落的时刻,好无保留地让人心痛。
   紫姬和光源公子,是我爱得最深的两个人。如果没有他们,也就没有整部书的荡气回肠了。请原谅我文才不足,不能描述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光彩。
   几乎所有读过书的人,都不约而同地用“完美”来形容她。也许,在光源眼里,只有她是完美无瑕的吧。她以自己博大宽容的爱支持着光源,给他生命的力量。 这给她的形象蒙上了女神般圣洁的光辉,但是,我看到的,是一个美丽女人悲喜重重的一生,从娇憨灵动,天资过人的少女,到风华绝代,万人景仰的贵夫人,她有 过欢乐,哀怨,苦恼,彷徨,甚至绝望,但因为爱,深爱着一个人,她终于超脱了世俗的羁绊,带着彻悟后对他无限的爱,回到了属于她的天国。
   是的,光源给了她人世间最大的欢乐,也给了她人世间最大的悲哀。至今我还在疑问,遇到光源,是紫上的幸或不幸呢?
   “野草生根通紫草,何时摘取手中看。”
  
   在山樱盛开的古寺,源氏初见这位酷似恋人藤壶皇后的小姑娘时,心中是无限怜爱,写下了上面的两句和歌(日本古代的诗歌形式),于是,这位小姑娘被称做 紫儿。幼年的紫儿有着一头美丽的长发散发着黑亮的光泽,脸上带着甜美的微笑,身体里流动着贵族血统的遗传(藤壶皇后的亲侄女,祖父为已故天皇),整个人显 示出与众不同的灵气和美丽。就这样在林中的一次玩耍中被源氏发现,可以说是“一见钟情”吗?源氏的梦想是培养一位完美的夫人,这位完美夫人的首要条件就是 拥有藤壶御女的容颜,其次就是和他一样匹配的令人倾慕。从这一层来讲,紫儿在幼时遇见源氏,是幸运的。紫儿的年龄尚小,拥有了绝对的可塑性,这是除了容貌 之外,最为让源氏满意的地方。是源氏的倾心和全神贯注的投入,使得紫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也让紫儿收敛性情提高自身的高雅,没有一般女儿家的娇气和俗气, 如当初她回到家中,和久别的父亲与继母住在一起,想必也就不会再有后来的紫夫人。
    从小就和源氏相处的紫儿,在众多的地方比他人更为了解源氏,两人相处起来和谐更多,计较更少,体贴之极,令源氏对外无处不夸,无处不赞。源氏从来没 有强迫紫儿接受自己,一直等待着时刻的到来。紫儿被源氏的尊重而感动。在成为源氏的人之后,正式叫做紫姬。源氏的原配葵姬在难产中去世,紫姬体谅源氏的难 处主动要求在低调中成为了源氏的真正意义上的正式夫人。
   一个本应该被遗弃的孤女,竟然成为了被所有女人羡慕的绝代佳人。这的确是光源给紫上的幸运。但是,源氏的拈花惹草,用情不专,却不断地让深情如痴的紫 上伤心欲绝。我和光源的儿子夕雾君怀着同样的奇怪,已经有了这样一位举世无双的夫人,为什么还要 拈花惹草?紫上绝对是“源氏物语”中最出色的女性。论容貌,艳冠群芳,清丽脱俗,美貌绝伦(物语曾多次借源氏之口提到紫姬之无人能比的美),是其他美女都 望尘莫及的,即使以美貌才学自负的明石君,都甘败下风。论气质,她兼备了雍容华贵,高尚典雅和天真烂漫,楚楚可人,举手投足都散发出无与伦比的灵气。论性 情,她开朗率直,温柔亲切,最重要的是她的善良(这和花散里相同,而不是明石君外表谦逊,内心自傲),她对人好,是发自内心的天性,而不是礼仪性的敷衍。 论才学,她精通琴棋书画,风趣幽雅,把光源家的内政打理得井井有条,却从不以才学炫耀自己。她对光源的一片深情,更是连上天都感动。可是光源,却因为知道 紫上永远不会离开他,而不断滥情,伤害紫上。
   源氏的拈花惹草,紫姬始终从容涵养地对待,对于将她一人孤独的留在冬夜的春馆中,她也只是独自面对梅花垂泪,长长的黑发载不动许多愁。可是就在源氏踏 进屋中的那一刻,紫姬露出掩盖凄凉但却宛如桃花般的笑容,将带着泪痕的衣袖藏在身后。这样的紫姬,使得每次清晨归来的源氏都产生着深深的愧疚,不断的埋怨 自己放着家中这样的好夫人不珍惜,总是出去采花给夫人带来伤感。
  
   凭着对源氏多年来的了解,紫姬相信这源氏对她的爱,称得上是挑战的也就只有一回——明石君的出现。三年流放期间,源氏虽知远在京都的紫姬对他的无限思 念,可是也依然以逢场作戏为借口和在须磨海边的明石君相恋,将来虽不能不了了之,但也不会带了很大的麻烦,这种情况下他拥有的女人,也已经不在少数。可 是,在回京都之前,明石君告诉他,她已经怀有了骨肉,这样一来源氏被迫向紫姬全数坦白。如果只是一个女人,紫姬可以保持冷静,不让自己受到了过多的伤害, 但是这么多年来,紫姬最大的痛楚就是无法生育。在那样的年代里,不能生育的女人,拥有着最大的悲哀。面对明石君,紫姬能做的只有默然。源氏同样分担着紫姬 的难过,所以,明石君的女儿留在了紫姬的身边,明石君不再与之相见。源氏可以对每一个女人无情无义,可是他不会让自己的紫夫人受到伤害。 抚养着明石君女儿的紫姬,不是没有过一点的嫉妒。因为孩子不在明石君身边,源氏对她投入了更多的关注。紫姬有时也会自问,为何要来养这个孩子?可是当她仔 细观察着美丽的小明石,看到她开合的小嘴儿的时候,一切都释然。就凭这样的一个小女孩,紫姬就不再和从未见过面的明石君计较。她心中想:可以生出这样可爱 的女孩子的母亲,一定也很吸引人吧?对于没有孩子的紫姬,明石小女孩就是她的女儿,后来事实也证明,在紫夫人最后生病的日子里,明石皇妃一直守护在她养母 的身边直至病逝,母女情份之深,被世人所感叹。
  
   明石小女成为皇太妃之后,紫姬在六条院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紫夫人的角色。如果说六条院是一座小型的皇宫,源氏是这里的皇上,紫夫人就是掌管后宫四季佳 丽的皇后。大小事务,统统由紫夫人一手打点。年节的各院礼物每一件都有在裁缝制作和色彩搭配上极有天赋的紫夫人精心挑选,一律因众女子的不同性格喜好不同 准备。各种活动比如祭祀,法事,赏花出游,没有一个不是从紫夫人手中出来的,可是说是毫无偏差。只听说的各种人群在真正和紫夫人接触之后,才明白那原本传 奇的关于紫夫人的故事的真实性。
  
   只是,光源迎娶年轻势众的三公主,再次打击了紫夫人,她一病不起,甚至于中间假死一次,再多的法事也解不了病魔,除不去紫夫人心中的郁积。迫于对源氏 的不舍,迫于对源氏的打击,出家之愿始终未能实现,最终带着一头乌黑如新的长发悄然入睡。从此不再见到紫夫人美丽的笑颜,不再听到紫夫人悠扬的七弦琴,不 再受到紫夫人亲自搭配的新意,整个六条随着紫夫人的离开黯然失色。虽然因为三公主的出现使得,光源正视到自己的真爱是紫夫人,而对藤壶皇后多年来的思念不 过是寻求爱的影子,但一切都已经晚了。
  
   曾怀疑源氏对于紫夫人的真情,想他不过是因为紫儿的容颜而对她格外的怜爱,直到紫夫人的离开,我才知道源氏是深爱着紫儿的,她是他灵魂的栖息地,是他 生存的支柱。想着“此躯远戍须磨,镜影随君永不离”的爱语,回忆着紫姬的体贴,“爱青人已死去,花色都减了”,“一自秧田春水涸,水中花影也无神”。不断 的触景生情,不断的泪湿巾衫,不断的彻夜难眠,不断的精神恍惚,直到最后无内容的《云隐》。
   关于源氏的一切在紫儿的出现时开始,在紫夫人的结束中结束。
   作者把紫上定义为娇艳绝伦,光彩照人,凄美樱花,概括她一生绝世的美丽与哀愁。但我却认为紫上是春之女神,她活着的时候,给每人人无私的温暖和关怀,她死去了,六条院再也没有重现过春光!
   每次多读一次书,就心疼她一次,多爱她一点。
   我喜欢,紫姬少女之时,源氏公子给其剪发时,“郁郁青青,长过千寻”的祝祷,那是天真可爱的紫姬。
   我喜欢,原谅妄想篡夺她在光源心目中地位的明石姬的那个宽宏大量的紫姬。
   我喜欢,那有月光的雪夜,依偎在光源身边温柔体贴的紫姬。
   我喜欢,在夕雾那惊鸿一瞥中,气度不俗,高雅清丽,宛若塘中青莲,清新优雅,好一个春之女神的紫姬。
   听过‘物哀’这次词吗?它总括了‘感动,感慨,可怜,壮美’这是日本传统美学中最高境界。
   以前总认为不可能有什么人能包含这么多种的神韵呢?直到看到了紫姬才明白‘物哀’的境界。她,不愧代表了日本传统女子之美的最高境界。
  
   本文献给最美丽高贵的紫姬紫夫人。

 

 

 

Copyright(C) 源氏物语馆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