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源氏物语之朱雀帝


蒋胜男


朱雀帝:源氏的长兄,他跟源氏的关系好象不坏,看书中每次源氏与朱雀帝的见面都是客客气气,兄弟情深的样子,朱雀甚至违背母亲的意思接回了源氏,传位 冷泉帝。看上去真是两人都是一派君子态,只是朱雀的母亲弘徵殿女御有点小心眼罢了。可是这两人的关系呀,就一定要用师太的一句话去看:“政治,政治。”

朱雀帝一生跟源氏的关系,和气的只是表面。他出生高贵,源氏未出生他就是皇太子了,他母亲弘徵殿太后本来以为母子俩的地位无可动摇。虽然源氏母亲桐壶 更衣得宠,但是地位低微,不足为虑。可是源氏出生后受到桐壶帝超乎寻常的宠爱,又有藤壶女御后来居上夺了皇后之位。因此弘徵殿/朱雀帝与藤壶/源氏就一山 不容二虎了。虽然书中写得含糊,好象政治斗得并不厉害,但是你想想在一个以会背《史记》为荣的皇宫之中,政治斗争有多厉害!藤壶皇后在源氏一被放逐,就立 刻想到戚夫人的故事,就企图出家以释弘徵殿的心结,就出家了还日日不安,若非心事重重,怎么会年轻早亡了。

以藤壶想到戚夫人故事,影射的是源氏出生,桐壶帝却要把他降为臣籍的心怀,那时怕就是汉高祖抱着赵王如意垂泪这样的心情吧!朱雀太子羽翼已成,让源氏 为臣,或许逃过王家争位的残酷吧!只是为臣也要这个心爱的儿子为最高臣,于是着意载培,几年就升为大将,又为他选了位高权重的左大臣为岳家靠山。把幼子冷 泉太子(其实是源氏的私生子)托付于他,也是准备让他摄政吧!

所以桐壶帝一死,源氏的地位立刻一落千丈,所以被抓住与胧月夜的私情,就被流放须磨。只是源氏多年势力根深叶茂,虽在须磨,仍与京中众公卿将相书信不 断往来,而三位中将更是不顾太后禁令亲去须磨,左大臣又乘机搁摊子,意思是要让位源氏。本来这也没什么,只是朱雀帝吃亏在不如源氏强势,政事上十分倚仗外 祖父右大臣与母亲弘徵殿太后,而他偏偏运气不好,右大臣死了,他在朝中就少了铁杆大臣,于是源氏人马乘机活动。弘徵殿的病,他自己的眼症,都成了他“失 德”“不祥”的应兆,逼着他让位,所谓的“失德”,自然是因为流放源氏了。那一句:“传位一事,引起朝野评论”嘿嘿,厉不厉害,他自己都还没说话呢,朝野 就已经决定他要让位,而且那边源氏已经打包袱准备回京了。

朱雀帝不是没有做过挣扎,桐壶帝立冷泉为太子,源氏为摄政,意思不过是要他当一过渡傀儡皇帝,这是朱雀帝一系所不能容忍的,所以流放源氏,又欲废了冷 泉,改立宇治八亲王为太子(见四十五、桥姬),只是此计未成,右大臣已死,局面急转直下。朱雀帝其实是被逼让位的。到此间骑虎难下,与其让人赶下去不如自 己最后做做好人,光荣退场。“遂不顾弘徽殿太后阻挠”的意思是说弘徵殿太后还不甘心,朱雀已经看清形式了,于是召回源氏,让位冷泉,以此为条件,顺利地保 自己的儿子为皇太子。一边是无可奈何花落去,另一边却是似曾相识燕归来了。

朱雀帝体面退场,明知道源氏回来后肯定大权独揽,但是天皇已经是冷泉帝了,两人若是斗起来更好。

不是没有怨恨的,他喜欢的斋宫成了冷泉帝的女御。但是他退位后也不寂寞呀,他早年安排入宫的弘徵殿女御(内大臣之女),却因皇后之争,令得源氏与内大 臣心中也暗暗不合。再把源氏的女儿明石女公子娶进宫来做太子妃来保全儿子,更把心爱的三公主嫁给明显大了许多又妻妾成群的源氏。表面上是为了女儿的幸福, 其实真相不过是把她“托于权势”。所以三公主是他最心爱的,他却毫不犹豫地为她剃度出家,而二公主想要出家,他却不许,无非是因为三公主偷情而二公主被源 氏之子狂热追求吧!

综观朱雀帝一生所作所为,真是是:“除了政治,还是政治!”俗话说,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王朝最后还不是在他的苦心运作之下,回到他儿子的手中?

 

 

Copyright(C) 源氏物语馆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