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趣秒想点芳名


宇治桥姬



   《源氏物语》中女性芳名大多都是即兴起出来的,但大多都很有意味和韵味,闲来无事,歪歪的遐想点评一下,只选择有感觉的说,博君一笑:
  
   1、桐壶与藤壶;这两点名字代表着桐花和藤花,关于这两种花许多有名人士已经浓墨重彩描述了许多了,我也就不在引用,也不敢在写什么来续貂了。
  
   2、空蝉:
   关于’蝉‘的由来这这样说的,‘齐后怨王而死,化生为蝉,终日知了知了,欲述自己悲怨’。 而魏文帝宫人莫琼树梳起蝉鬓,美艳光绚,名噪一时。
   因为这些,‘蝉’这个很不起眼,甚至有点丑陋的小虫子,被润色的很有一种别样的雅致风情。
   就是‘空蝉’并不美丽,却在月夜抚照下若隐若现的一袭青衣,显得是那样的雅致动人。
   夜空下,月色清幽,娇小的蝉,若近若无的轻吟着‘知了知了’,别有一番风情掠在心头,难怪风流公子无法忘怀呢!
  
   3、夕颜:
   书上的夕颜是指牵牛花,但就汉字的字面来看,这个名字远比那个不起眼的白色小花美多了。
   夕阳绚灿,彩霞漫天,这等颜色,在那一刹时,谁能与其争风。虽最终要被浓烈黑暗所吞没,但其光灿将永烙在世人心中。
   夕颜夕颜,请君惜侬美娇颜。
  
   4、明石:
   明石是个地名,但我很喜欢这样名字,一来是她是押韵,读起来朗朗上口,二来偶认为真美丽着该是‘净而醒目’的。
   明:‘亮而灿’石:‘洁而净’。
   自有一种‘拨云见日,水落石出’的眩亮圣洁之感。
  
   5、紫姬:
   ‘紫’象征着高贵,神秘,绮艳充满着玄幽风雅之美,总觉得这个颜色给明石用更好,紫姬的颜色应该更亮些才对。
   当然,从身份上来说,紫姬犹如这华贵的紫色,尊崇的让人膜拜。只是此生的命运,却在淡淡的落漠中度过。
  
   6、胧月夜:
   ‘朦胧春月夜,美景世无双’幽幽的夜幕花鸟帷屏下,闻到的是馥郁与飘逸的檀香,看到的是馥郁与飘逸的丽影。
  
   7、云居雁:
   ‘雾浓深锁云中雁,底是鸣声似我愁’每次都读到这首古词,就有一种心酸的感觉。离群孤雁,在云中雾里寂寞的哀鸣,‘你能将柔情轻送,为何不能解我情衷’!!!
  
   8、浮舟:
   ‘浮舟随叠浪,前途不分明’宇治川波涛汹涌,一叶小舟无可奈何的飘荡在其中,狂风巨浪严严相逼,小舟却顽强的出没穿梭。
   投身浪川,谁设栅栏,命薄如此,泪湿罗衫,弯而不折,君何已堪。
  
  

光华公子:
   最美的名字,我认为当属“花散里”。尽管其人其貌不扬,名字却是一派的悠闲雅静。夏日的午后,凉风吹落片片花瓣,并非纷纷扬扬,淡淡的清香,浅浅的花色,偶有飘落于篱外,浓绿的树荫……远比“玉鬘”这种富贵气的名字好多了!
   其次是“明石”,清澈河床中明净洁白的方石,很有一股子味道。
   “云居雁”和“胧月夜”不相上下,前者胜在高,后者胜于幽。
   世人多喜“夕颜”,大概是因了其柔弱妩媚吧。现在我倒对槿姬的“朝颜”更有兴趣,因其朝气与清新。
   “空蝉”、“秋好”与“落叶”,无非以其虚凄动人目而已。当然,“秋好”亦可拿出单放,毕竟它还有那么一点的明快。
  
   这个,我去年十一月的一段日记。与各人物无关,纯论名字。

 

 

Copyright(C) 源氏物语馆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