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颜凝露容光艳

夕颜凝露容光艳
   定是伊人驻马来

藤原俊荫

  
   夕颜的天真,夕颜的单纯,夕颜的早夭……这一切使得夕颜这朵纯白的小花在整个物语中成为一个脱俗的几近精灵的女子,没有丝毫世故,嫉妒,人心险恶的污浊。这也是源氏十分怜爱,直到她死去之后若干年还时时想念,垂泪回忆的缘故吧。作为女性读者的朱姬,若说真喜欢哪个女子的品德,也就是夕颜君。
  
   夕颜的出场是在世俗的闹市,注定她的平和可亲,而一开始成为信物的夕颜花,也预示她早亡的命运。据书中描述,夕颜生得“轻盈袅娜,妩媚动人”。性格柔顺,超然而天真,对情郎源氏十分依附。这也许是她命运飘零的结果吧。后来源氏终于得知她就是挚友头中将的情人常夏,并已育有一女(后玉蔓),夕颜这样柔弱的女子,在短暂生存的青春岁月里经历当世两个最优秀的男人,这或者就是宿命吧。与夕颜相对照,几十年后作者安排了另一个女子——浮舟。我常以为浮舟是作为“再生的夕颜”而存在着的,但与浮舟相比,夕颜的早夭,也未尝不是一种幸运,若是她没有死而成为六条院诸夫人中的一名,恐怕对于以前的情人头中将是不小的忌讳吧。而若干年后,不知如何取舍的浮舟,犹疑不定的飘零浮舟,只能选择隐遁,永远的告别自己美丽的青春。
  
   源氏对于夕颜的爱情,可以说是仅次于紫姬的,对她许下“长记来生誓愿深”的典故,这似乎就不祥地注定了之后夕颜的夭亡。夕颜的死直接原因是源氏的另一个情人六条妃子嫉妒诅咒的缘故,但反过来想,也许夕颜这样单纯的精灵,干净如同白纸,是不适合生存在这个世界,不适合过着六条院众女子共事一夫暗地里争风吃醋的生活吧!夕颜这样的毫无机心,在长久的岁月里,必然不适合作为“六条院源氏”的夫人。所以作者只能让她以死成为了一道永恒的,纯白的风景,没有衰老,没有世故,没有种种的持家手段……夕颜竟永远保持少女的天真。女子至纯至美,不过如此!??
   夕颜的女儿玉鬘,据书中后来描述,比夕颜更加美貌,几乎不逊与紫姬。但我终觉得玉鬘性格之于夕颜,少了那份只属于少女的单纯天真。确实是聪敏了,但似乎稍少意趣。玉鬘最后成为太政大臣的正夫人,盛开的棣棠花,也是对夕颜君的一点补偿吧。
   夕颜隐没在荒烟蔓草间,白色衫子的柔弱身影,渐渐的渐渐的隐去。化为草上的露珠,天空的浮云。只给源氏,给所有的读者,留下无穷无尽的遗憾和回味。
  
   属于这样的夕颜,自是纯白的单薄的夕颜花(葫芦花)。

 

 

Copyright(C) 源氏物语馆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