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花逢驿使

◇藤原俊荫◇

  平安王朝的贵族们谈情说爱的方式,在今天的MM看来或许太过缓慢而且无聊:千金小姐照例是不出闺门的(奇怪的是,才名也就算了,这样子足不出户怎么会有艳名传播在外?),男子因为一些传言而仰慕她,寄去风雅的情书,虽然从未见过面,却每封信都要挖空心思做诗一首,把相思之情写得浓不可当(难为了丰子恺先生把这些诗译成七言或五言的句子居然也像模像样)。

  姑娘方面当然要矜持,谨慎地观察一段时间之后,择印象比较好的信约略回复一下,内容不外乎月缺花残之类的小小感慨。男子写了足够多的信之后,便可开始登门拜访,而且要拣薄雾迷离或月色清朗的晚上,悄悄地来到小姐的门前,与之隔帘对谈。如果是身份高贵的姑娘,刚开始见面的时候往往会让侍女代答,仰慕者要来好几次才能听见她的娇音。总之要如此这般浪费许多时间,男子才有可能假手侍女带路与小姐直接晤面,结成姻缘。

  这过程中有许多东西让我相当的搞不懂,不过有一件事倒是十足风雅到让人倾倒:私人书信往往包装精致地系在花枝或草木上,恋人之间尤其如此。樱花、棣棠、藤花、梅花、抚子、朝颜、红叶、松枝,无论是与季节相应的花草,或与人物事件相关的象征,都可用以寄托心情。想像一下,一枝半开的樱花上,系着一封仔细写就的情书,精良的信纸上熏了淡淡的香味,信使将花枝递交给一位身着和服的美丽侍女,侍女转身进屋去将信呈给小姐,行进之间有一、两片粉红色花瓣从枝上飘落……

  可惜风雅的事并非人人做得。林妹妹葬花那是千古绝唱,你我市井之徒要是仿效就只能称作矫情与恶心。再说当今之世流行的是限时专送十二朵红玫瑰附卡片一张,上写英文字母若干及象形文字一个。不必担心信写得短或者缺乏文采,十二朵玫瑰每一朵都像你那样美之类的蠢话足以让MM眉飞色舞。要是等你铺纸磨墨挤出一首歪诗再满大街折一枝牵牛花(呸,这你也送得出手?)来系着送去,妹妹早就跟别人约会去了。若是折一枝桃花或梅花还好些,或许能因为别致而获得妹妹的一点青眼,然而小心别被公园管理处的老大爷抓到你破坏花花草草。大规模种植、商业化销售的仅有玫瑰之类的东西而已,为防止植物园里的桃杏诸树在花季时被折得光秃秃,大家还是老老实实的从俗吧。有些事情,即使不管身份是否相称,也是只能在人口稀少资源充足的时候做做的。

  大抵是折花一词衍生出了歧义,中国古诗词里的送花行为并不常见。偶尔“折花赠归客,离绪断荷丝”、“何以折相赠,白花青桂枝”、 “攀条折其荣,将以遗所思”。最了不起的大概还是西红柿某年月日发表的关于二十世纪科技进步总结的文章开头所引用的“折花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此诗有剽窃乐府“折花当驿路,寄与陇头人”的嫌疑,不过两种境界各擅其妙。“逢”字优雅平和,云淡风轻,正是思念朋友的感觉;而“当”字透着一种忧愁与焦灼,有点孟姜女的意思:既然在“陇头”,那人多半是倒霉地流放或当兵去了,“陇头征戍客,寒多不识春”,红妆翠袖当途以待驿使,为远人寄江南一枝春,此情可悯。不过天哪,寄到之后只怕花枝已经变成干柴了吧……

    某年月日出门忘带伞淋得一塌糊涂时见古老教堂的院墙
     上一树白花盛开遂胡思乱想中的碧声

    2001.03.1

 

 

 

Copyright(C) 源氏物语馆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