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物语》人物谈之一——桐壶


梅子君


“桐壶”一章是全书的一个引子,紫式部没有正面描述桐壶的容貌的俏丽和性情的温柔,而是通过描写众嫔妃对她的妒忌,朝廷和民间对天皇专宠她的担忧,以及她去世后桐壶帝的悲伤,从侧面反衬出她的美丽、善良、柔弱和可怜可悲的命运。通过这样的非正面描述,在读者面前只是展示出一个美丽而模糊的背影,如此一来反而充分调动起了读者的想象力,正如有的读者说的“凡是能够想到的有关女人的一切美好的词句都可以用在她的身上,一切可以想到的美好的比喻和象征都可以和她联系起来”。
从全书的文字比重来看,桐壶更衣只是一个小小的配角,她的形象一闪即逝,故事没开始就结束了,但从她在全书的地位来看却不可小视,她的影响力可以说是重大而深远。因为有了桐壶更衣这个模糊的“背影”,才有了桐壶帝对她的怀念,才引出了藤壶女御;因为有了桐壶帝对桐壶更衣的宠爱,才有了他们的爱情“结晶”——光源氏。藤壶女御和光源氏可以说同是桐壶帝对桐壶更衣的爱的延续和寄托,桐壶帝爱他们两个就等于爱已经故去的桐壶更衣。但正是由于桐壶帝对藤壶女御和光源氏的这种宠爱超乎寻常,以至于使这一对年龄相近美丽无比的继母子间超越了宫廷的礼仪和规矩,使他们有了过多的亲近和厮守的机会。再说年仅10岁左右的光源氏对其生母桐壶更衣的思念转移到继母藤壶女御身上也不是不可以理解的,桐壶帝疼爱失去母亲的光源氏和信任自己宠爱的皇后藤壶女御也在情理之中,无奈爱情是非理性的,常常会以猝不及防的荒唐的形式出现,将生活搅成一团乱麻。藤壶女御此时十六、七岁,天皇在与桐壶更衣生光源氏之前已经与弘徽女御生过一个大皇子,从年龄上讲天皇可作藤壶女御的父辈,而藤壶女御与光源氏年龄仅相差四、五岁的样子,随着年龄的增长,青春的萌动,光源氏对这位据说酷似自己母亲的年轻继母产生了双重的依恋之情。桐壶帝爱子心切,急于为失去母亲,没有“后援”的光源氏结下一门政治联姻,为他日后的政治铺平道路,于是举行“冠礼”后旋即就向“左大臣”表示了“联姻”的意思,双方一拍即和,随即为光源氏娶了清高孤傲的“葵姬”。“加冠”和“婚娶”意味着光源氏已是成年之人,从此后他不可能再和继母藤壶女御及众嫔妃一起嬉戏玩耍了,“分离”往往又会成为男女情感升温的“触媒”,“距离”会让两人之间生出思念的情愫,通过第二章“帚木”,安排了光源氏与左马头的大段对话,通过看似随意的男人之间对女人的评判,通过光源氏之口对女性美做了一次很好的总结,至此,藤壶女御逐渐在光源氏内心幻化成一位极其“完美”的女性形象。
日后光源氏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思念,乘藤壶女御外出之机在“命妇”的撺掇下有了“一夜欢娱”,由此种下了一颗爱情的“苦果”,这就是后来的“冷泉帝”。藤壶女御怀孕后,后悔、自责、害怕自不待言,心理的压力可想而知,她怀着对天皇的愧疚之心,又为肚子里的小皇子的前途命运担忧,日夜害怕事情败露大祸临头,只得硬起心肠,割舍爱情,断然拒绝“光源氏”日后的求欢,毅然决然疏远了“光源氏”。
而“光源氏”对异性的爱慕和幻想是被这位继母唤醒的,他始终无法将爱转移到同样高贵而美丽的妻子“葵姬”身上,在“恋情”屡屡遭拒后,光源氏开始了爱的漂泊,他在一次次的寻找,一次次的探访,一次次的猎艳中,寻找着生理的发泄和对藤壶女御的爱情的“替代”,他曾为此付出过真情的“紫姬”、“明石姬”等也无不是藤壶女御的“替代品”,对藤壶女御的爱情又揉进了他对早故的母亲桐壶更衣的恋母情结,如此一来,整部作品都笼罩在桐壶更衣的“影子”里,即便是“云隐”一章(即光源氏逝世)之后,写的是光源氏和藤壶女御的儿子“冷泉帝”以及其光源氏遗下的女人和皇子的故事,但这些故事不能不说仍然是桐壶更衣的“影子”在延续。
所以说“桐壶更衣”看似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生命也如昙花般短暂,她留给读者的仅仅是一个忧伤的“背影”,但紫式部让她的美在其他女性身上得到了延伸,由此让一个个故事渐次展开,让人物一个个登场,“桐壶”看似微不足道,实则在整部作品中却起到了引领全局的作用。
2006/08/19


Copyright(C) 源氏物语馆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