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物语》人物谈之七——空蝉


梅子君


在整部《源氏物语》中,有一位在源氏的百般诱惑下,依然恪守妇道,守身似玉的“良家妇女”形象,名曰:“空蝉”。空蝉(うつせみ)在日语里即蝉蜕的意思。在本书中恰巧有一情节是说该女脱下披衣逃开源氏的追逐,故将词义引申开来,便命名此女为空蝉。
空蝉与源氏深爱的其他几位女性相比,她的容貌也并不算特别出众,“倘就五官一一评品,这容貌简直是不美的,然全体姿态异常端严,确有牵惹心目之处。”,这是源氏给与空蝉的评语。就是这么一位相貌平凡的女子,让源氏一生念念不忘,她对源氏的冷淡态度,给源氏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甚至是震惊。
是年,年方十七岁的源氏为了“避凶”,一次选中纪伊(今和歌山县)国守宅邸。纪伊国守表示,父亲家女眷因斋戒寄宿在自己家中,家里有些噪杂,但源氏说不介意这些,还是带了几名亲近随从来到了这位国守家中。寄宿在纪伊国守宅邸的女眷不是别人,即是伊予介(爱媛县二等官)的继室空蝉,也就是纪伊国守年轻的后母。
由于源氏的到来,纪伊国守吩咐女眷退到正殿后的“下屋”(佣人房间),却因时间匆促,空蝉来不及退开被源氏看到,又凑巧随身女侍去洗澡,隔扇没能锁上,就这样生性风流的源氏趁机闯了进来,一把抱起娇小玲珑,惊恐万状的空蝉,走出隔扇,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源氏使出他惯常的对付女人的手段,滔滔不绝地诉说他的仰慕之情,吓得空蝉浑身直冒冷汗,瑟瑟发抖。源氏看她这样也觉可怜,照例用他那套不知从哪里学来的情话来安慰她,力求感动于她的心。空蝉却说:“我觉得这不是事实,竟是做梦。你当我是个卑贱的人,所以这样作践于我,教我怎不恨你?我是有夫之妇,身分已定,无可奈何的了。”她的决绝让源氏始终束手无策。就这样,源氏说了一夜的情话,空蝉哀求、指责、哭闹了一夜,让做事向来毫无顾忌的源氏只觉惭愧和心痛。他自己反像受了自己“情话”的暗示,似动了真情,竟然泪如泉涌。眼看晨鸡连叫三遍,源氏心中慌乱,匆匆吟道:“恨君冷酷心犹痛,何事晨鸡太早鸣?”
空蝉回想自己的境遇,心中越发悲伤,源氏对她表现出如此热烈的爱怜,不仅不能让他欢喜,反而让她越发难过。她已嫁作他人妇,勉强做得一夜夫妻日后又当如何?想起年老的丈夫和卑微的身世,想起昨夜如梦的遭遇,不胜惶恐。随即吟道:“忧身未已鸡先唱,和着啼声哭到明。”
源氏一度偷情未果,却激起了他对这位宛若细竹,外柔内刚的女子的真心恋慕之情。他一面感叹空蝉态度的过分冷淡,竟不象这世间之人;一面又念念不忘,对空蝉欲罢不能,他想寻找机会,再度与空蝉约会,于是设法就把空蝉的弟弟小君弄到自己的身边,想通过小君与空蝉保持一线联系。
一天,源氏让小君送一封信给他姐姐。空蝉收到信之后大吃一惊,吃惊之余不禁流下泪来。只见信的末尾附诗一首:“重温旧梦知何日,睡眼常开直到今”。知源氏还在夜夜思念她,不由得泪眼模糊,连字迹都看不清了。想起自己本来生不逢时,今又凭添了这件心事,自叹命苦,悲伤不已。当小君向姐姐要回信时。空蝉却又硬起心肠来说:“你就回答他:此间没有可拜读此信之人。”
得不到回信的源氏并不善罢甘休,此后源氏还是常常要小君送信给空蝉。空蝉害怕万一消息泄漏出去,让自己这不幸之身又凭添一个轻浮的恶名,虽然对源氏的痴情心存感激,但是一想起自己身分不配,便决心不接受这非分之爱,因此始终不曾写过回信给源氏。
源氏终于又选定了一个“避凶”的日子,再次造访纪伊国守家。源氏同小君串通好,于事前也通知了空蝉。空蝉得知源氏再次造访,心乱如麻,方寸缭乱,源氏对自己恋情不减,心中甚是感动,但想到就这么等候源氏的光临,又感羞耻,于是借故躲到了下人中将居住的房间。源氏派小君去找空蝉,空蝉把小君痛骂一顿。心中虽然感念源氏的真情,犹豫再三,最后终于还是下了决心,想:“无论怎样,现在我已经是毫不足道的薄命人了,我就索性做个不识风趣的愚妇吧!”空蝉又一次断然拒绝了源氏的求爱。
却说这源氏求爱不成,当晚在纪伊守家里辗转不能成眠,说道:“我从未受人如此嫌恶,今夜方知人世之痛苦,仔细想来,好不羞耻!我不想再活下去了!”小君默默无言,只得陪着他泪流到天明。
之后空蝉也觉得做得太过分,有些过意不去。一段时间以来,源氏音信全无,她想:“敢情是吃了苦头,存有戒心了?”,又想:“徜就此决绝,实甚可哀。然而任其缠绕不清,却也令人难堪。归根结底,还是适可而止吧。”虽然如此想,心中总是不安,常常耽入沉思。
小君终于又逮住了一个机会,某天傍晚,趁纪伊国守外出之时,他让源氏坐了自己的牛车,偷偷地溜进了纪伊国守的宅邸。就在小君进去打探姐姐动静的时候。源氏在东厢边门口听到女侍说,今天西殿小姐过来同空蝉下棋。西殿小姐名为轩端荻,是老地方官伊予介前妻所生的女儿,算是空蝉的继女。
源氏当即蹑手蹑脚来到小君打开的南厢格子板窗前,躲进布幔,悄悄自垂帘缝隙偷看正房内的光景。在这里源氏将意中人与轩端荻下棋的情景看了个正着。他将意中人与明艳动人的少女轩端荻两相对照,发现意中人与轩端荻相比虽然算不上是大美人,但是她那端庄的神态,温言细语的谈吐,比起坦胸露怀,嘻哈笑闹,轻薄浮浪的的轩端荻来更显得牵惹人心。
这次,空蝉于事前完全不知源氏要来“偷袭”,因为小君深知姐姐那坚贞不拔的个性,打算暗中牵线成全他们。小君引导源氏进入厢房,并带他钻进正房。同样思念着源氏的空蝉正辗转反侧,夜不能眠,然而,在黑暗中,当她听到衣服窸窣声,并闻到一股浓烈的香气,惊恐之下知道是源氏“偷袭”来了,只见源氏正卷起布幔悄悄地溜了进来,她还是条件反射似的迅速起身,披上一件生绢内衣,悄悄地溜出了正房。
源氏见只一人躺在床上,心里暗喜,原以为这次终于可以遂了心愿了,哪知他抱起此女时,才觉搂在怀中的躯体感觉和上次不同,知道这次又让空蝉脱逃了。原来怀里抱着的是空蝉的继女轩端荻。源氏顿觉狼狈,也只好将错就错,向自梦中醒来、茫然不解的轩端荻说了一大堆颠三倒四的情话,以掩盖自己此来的真正目的。临离开房间时,看到一件单衫,料想定是空蝉的衣服,便随手拿了揣在了怀里。
源氏回到二条院后,心中懊恼,写下了“蝉衣一袭余香在,睹物怀人亦可怜。”的诗句塞到小君的怀里。第二天,空蝉看了小君送来的诗,感念源氏的痴情,遂即在旁边题下“蝉衣凝露重,树密少人知。似我衫常湿,愁思可告谁?”的诗句。但她这样的心声是永远不会让源氏知道的。
源氏费尽心机,三度谋图与空蝉幽会都落空,只得到了空蝉的一件单衣,此女子就像“蝉”一样飞走了,只留下了一件薄薄的“蝉蜕”,这便是此女名为“空蝉”的来历。
这位倔强的女子终于守住了自己的清白,然而,少年时源氏的这一莽撞行为在她心里激起的涟漪却持续了若干年。据说直到十二年后,二十九岁的源氏与三十五岁的空蝉在逢坂关偶遇,空蝉轻叹道:“关名逢坂待若何?犹自愁叹生难逢!”,可见看似冷酷的空蝉心里是深爱源氏的。
有人说:“女人不出轨,是诱惑不够”,在没有外界诱惑下,一生平淡度日女人为大多数,这原不足为奇,当女人在错误的时间遇上深爱的人,在经历了足够的诱惑之后,依然能够坚守自己的做人原则,守住贞节才令人感佩!有网友评价说:“为人妻者之楷模莫过于空蝉”,这话一点不为过。
然而,又有网友评价说:“空蝉的一生是遗憾的。她不能在哪怕仅仅一个夜晚,忘记自己的身份,投入自己的爱情。为女子者,竟然不可以只为自己好好活过一次?就这么错过了如此风姿卓越的男人,错过了如此良辰美景,实是人生之大遗憾!”。
世上十全十美的事情原是不存在的。试想如果她也如同其他女子一样,半推半就地顺从了源氏,之后的命运又当如何?燃烧之后是灰烬,激情过后惨遭遗弃的不在少数;即便蒙他眷顾加入到他的众多情人行列中,在众多情人之间的倾轧中伤痕累累,如此这般,难道就没有遗憾了吗?
空蝉以自己的固执坚守控制了少年源氏的轻狂莽撞,使他们之间的关系留有余地,在这一点上她与六条妃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相爱而不能相互拥有是一种缺憾,然而,缺憾也是一种美,而且这种美留给心灵的感觉也许会更加延绵流长。
平凡的空蝉在贵公子源氏心灵上留下了痛苦的不可磨灭的印记,所幸源氏也并没有爱不成转为恨。相反,之后他对空蝉充满着爱怜,他不再骚扰她,他尊重她的选择,许多的时候,他还在暗暗地呵护她,偶有书信往来。当空蝉的老丈夫去世后,源氏接她来二条院的东院,让她在此专心吃斋念佛,安度静好的晚年。
细竹柔弱而有节,有人把空蝉比作青翠细秀的竹枝,我看这是再恰当不过了。

2006/12/15


Copyright(C) 源氏物语馆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