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物语人物谈十·三公主

◇羽化成蝶◇

三公主出身高贵,但母亲走得早。对一个女孩子来说,父爱母爱固然都很重要,但没有母亲,她所受的教养终是有所缺陷的。比如温柔细致,和丈夫相处时应注意的事项,作女人应注意的生活细节,包括如何提防一些人保护自己等等。这些知识和智慧只能从两处得到:一是母亲,另一个是全心全意爱着自己的丈夫。遇到有耐心并肯怜惜自己缺陷的丈夫,爱情会逐渐唤醒她心底的柔情和每一个触角,使她成长起来。这是父亲无论如何不能完成的。从这个方面来说紫姬和三公主的境遇是不同的。   

紫姬是源氏兼用父亲和丈夫双重情感和柔情培育出来的,三公主虽然也结婚嫁人,但和丈夫的关系一直浮于表面,结婚后可能就是和源氏学琴的那几天是她真正快乐的日子,她自己也表现出少有的投入,但这件事很快因紫姬的疾病而中断。缺乏长久细致的磨合与爱的滋润的三公主,正象没经打磨和雕琢的璞玉一样,显得粗糙直露,缺乏女人温婉优雅的风度,关键是因此总长不大。她不能做到善解人意,更不了解人情世故的深浅;在生活细节上也缺乏情趣,对穿着、打扮、房间的装饰毫不关心,全无兴趣,对书画也无专心,在源氏众多的女人中显得有点平庸,美丽但缺少意味深长的东西,可能就是今天所说的没有味道。   

三公主的这点缺陷在今天看应该不算什么,她毕竟出身高贵,有皇家气派,无拘无束,性格率真,落落大方,虽不谙世事,但也算是一种美女类型,生活前景应该很乐观。即使在当时,如果嫁给一个相对老实并对自己专心的丈夫,生活也会不错。但朱雀帝把她许给了妻妾成群的源氏,这就大不一样了。三公主的天真性格在六条院无异于羊入狼群,虽说大家都是和气的人,但在妻妾成群的地方,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和平相处不过是幻想,在这样的环境里,只能造就出变态和不幸的人。出现六条妃子那样的人不是特例;象紫姬那样万般忍耐、费尽心思和力气,最终黯然神伤直至消亡的人也是常见;而象三公主那样一味天真的人被淘汰出局更是必然。即使没有后来柏木的事情,在六条院,三公主也不过是一个摆设罢了。源氏从一见到三公主便不由自主地拿她和紫姬比较(也是妻妾多的好处,嘻嘻),对她心怀蔑视;和胧月夜重叙旧情时,他只顾及紫姬,对紫姬百般解释,而把三公主看成一个美丽的玩偶,只给她一封信,不作任何说明。紫姬在与六条院的女人们见面时,细心的打扮顾及的也是心有城府和份量的明石姬,对三公主也没放在眼里。三公主最终被淘汰出局的命运,大家都已明了,不过是时间的长短罢了。   

柏木的出现使这段时间大大缩短了。一般人无法理解和原谅三公主的行为,守着天上难找、地上难寻的源氏怎么会理会根本无法与源氏相提并论的柏木呢?如果出轨也应该找一个自己真心喜欢的人啊?这正是三公主让人感到心痛的地方。从三公主这方面讲,这件事根本不存在比较,更与爱情无关。从发生的过程看,这是她面对突发事件时因不经世事而惊慌失措的不得已行为,《源氏物语》里空婵、夕颜、浮舟都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可以说是被逼无奈,包括在柏木临死时她最后写出的那封信,也是因善良而起的怜悯心而已。软弱善良的三公主在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不知道如何处理这种事情的情况下就被挟裹了进去。   

三公主是让人同情的,过分指责她的过失有点令人心中不忍。她所犯的错误是所有女人都可能犯的错误。那是一个女人在特定的年龄阶段、特定的心理时期、特定的空虚环境、碰到一个纠缠不休的人才能发生的。这时候的女孩子还不会厉色对待他人,不懂保护自己,不知道权衡轻重,不知道自己真正要什么。大多数女孩子要么在母亲、姐妹和其他亲人的保护和帮助下安然度过这一时期;要么很早从他人处知道其中的利害,学会权衡;要么即使酿成大错,也知道在悔恨中掩饰过去。但三公主因从小生活在皇宫,养尊处优,不知道做人还要提防,事情发生后也不会隐瞒,因为没学会这个本领,又没有母亲那样的亲人能够帮她,便稀里糊涂地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从全书看,三公主并不是一个软弱到提不起来的人。后来她坚决出家的态度说明了这不是个没有记性、没有主意的人,前一个时期只是她人生中短暂的一个心理阶段罢了,她很快成长起来了。面对源氏后来的多次诱惑和表示,她“对源氏正面也不看一眼”,觉得源氏如此用心,反而可恨,心中非常厌恶。这也许是她对自己的未来和源氏这个人认识得较为透彻的缘故吧?只可怜她要终身和孤灯经书为伴,永远也不知道爱情的滋味了。   

猜测紫式部对三公主的态度也是满怀怜悯之情的吧?不然不会这样安排人物的性格变化。大师除了给我们展示又一种不幸的人生,使我们痛恨那种婚姻制度外;身为女人的紫式部,可能也想通过三公主的遭遇,提醒善良的人们应当警醒。即使今天,有多少女人犯三公主那样的错误,甚至嫁给了自己并不喜欢的人,与之痛苦地生活一辈子,而这样作的唯一理由只是因为那个人对自己纠缠不休!这是女性自身的弱点,这样的女人连三公主都不如啊!


Copyright(C) 源氏物语馆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