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物语人物谈·十三、朱雀帝

◇羽化成蝶◇
   从世俗功利的角度看,朱雀帝是个失败的男人。皇帝做了几年就迫于种种压力把皇位让出;在感情方面,自己心爱的女人胧月夜即使在他贵为天子时也一心向着源氏,没有停止与源氏的偷情行为;作为父亲,他在自己最挂念的女儿三公主的婚事上虽费尽心机,反复权衡,但嫁给源氏后的三公主却因种种机缘并不幸福。   但这样的一个人物并不是每个读者都讨厌。网上有人作过相关的调查,结果表明:在《源氏物语》的男性人物中,喜欢朱雀帝的人是占有一定的数量比例的。   这种现象使我想起新浪网上的一篇文章,那篇文章的作者讲娶妻成家的好处,他用夸张的语言讲述自己结婚前身体痒痒就倚在门框上蹭蹭了事的细节,结婚后用了妻子买的浴液,不仅止痒而且身上留有清香。女人读后纷纷留言,夸奖这是个恋家且能知道妻子长处的好男人,一个男读者不解地问:现在女人怎么了?你们难道看不出这是一个生活能力差、没有生活品味的男人么?   一个人是否优秀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标准,但一个男人是不是好丈夫那要女人说了才算。对于有些女人来说,一个男人在社会上成功与否是衡量他是否优秀的主要标准。在这个问题上,有一部分女人甚至有“宁作英雄妾,不作凡人妻”的志向,她们是只能看上权贵阔人的,如果这个志向不能顺利实行,起码也要求对方衣着光鲜,人前显贵。但也有相当一部分女人只要对方生活自立,求得温饱,追求在情感上能够平等地尊重和体贴自己才是根本。和一个唯我独尊、不可一世的嚣张男人相处,还是和一个有着些许失意,但能够体贴宽容地理解他人的男人在一起?如果二者无法兼得,必须从中选择的话,选择后者的人是大有人在的。   朱雀帝正是后者这样的男人。他虽然没有做很久的皇帝,但他在位时待人宽厚大度,多次招待源氏在宫中两人闲话家常,毫无顾虑地把一切政务同源氏相谈;在赦免和提升源氏的问题上也都是尽了力的,当然宫廷斗争不是他一个人能完全左右的,尤其在他羽翼尚未丰满之时,自己的意愿更无法实现了。他“让位之后,身心安逸,每逢春秋佳节,必有管弦之乐,生涯甚是风雅悠闲”,因为权势不大,没能娶到自己喜欢的六条妃子的女儿也没有留下太多的伤痕,生活自得,心态平和。后来因身体缘故出家,他似乎也看得开,他开导三公主说:“人生于世,即使寂寞寡欢,或遭意外之变,亦应耐心忍受。轻信人言,自以为是,而怀恨于人,实乃下品行为。”这几句话虽是因特殊原因而专门针对三公主而言,但能说出这样的话,也表明了说者朱雀帝的品格和见识。   最能感动读者的大约是朱雀帝对待胧月夜的态度。没有做皇帝的居高临下的架势,而一直是个贴心痴情的、甚至有点吃醋的普通男人的形象。他甚至替胧月夜着想:“此事有何不可!倘是尚侍(胧月夜)入宫后开始的,确是不成体统,但他们是早有关系的,那么互相心交,并无不称之处”。这种宽恕有点让人意外,但也令人感动。及至后来向胧月夜申诉怨恨,简直让人落泪,那份平等的倾心相待是很难遇到的。   在现实中,有千万个人,就有千万种人生,而每一种人生都有其合理性。文学作品也一样,写出一种真实的人性和人生,尽管这种人生并不辉煌,也会吸引人、感动人,也会得到一些读者的呼应。就象做人一样,不是一个立下千秋伟业的皇帝,不是一个情场得意的丈夫,不是一个能满足儿女一切要求的父亲,只要尽了力,于心无愧,做一个普通人有何不可?文学作品能写出这样的一种生活状态,也是成功的。

Copyright(C) 源氏物语馆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