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物语》人物谈·一、桐壶

前言:《源氏物语》是日本女作家紫式部创作于11世纪初的长篇写实小说,也是世界文学史上最早的长篇写实小说,全书共五十四回,近百万字。作品流露出明显的现实主义倾向,被认为代表了日本古典现实主义文学的最高峰。它所创造的物哀等美学传统,一直被后世作家继承和发展,成为日本文学民族化的一大要素。作者紫式部将《源氏物语》主人公源氏公子塑造为一个仪容无双、荣华天下的超凡人物,光彩照人又权倾天下,各方面都备受世人倾心,而当时以风流为尚的社会习气,又自然使这样一个人物与无数女人纠葛在一起。纵观源氏一生,从最初的藤壶、空蝉,到下一代的玉蔓、三公主,构成了光源氏一生浮浮沉沉的风流史。但在这部交杂着欲望、真心、义务、慈悲、偶然、宿命等等复杂因素的与女人的关系史中,对源氏的个人生命体验、情感意义发生真正重要影响的女性却廖廖无几。如果从这个角度把源氏公子与每个女性的关系用几个关键词来定位,我们可以粗略将空蝉定位为“欲望”,末摘花定位为“慈悲”,三公主定位为“义务”,明石姬定位为“宿命”与“敬重”,而有资格被定位为源氏“真心”的女性却很少。这一类对源氏的生命体验、情感意义发生真正重要影响的女性


羽化成蝶

桐壶更衣在我心中的位置恰似佛教徒心中观音菩萨的影像,不能准确地描绘出她的眉眼,谁也不知道它真正长得什么样,因为作者很少正面描写或工笔描绘,但正因为如此,凡是能够想到的有关女人的一切美好的词句都可以用在她的身上,一切可以想到的美好的比喻和象征都可以和她联系起来。   从全书的文字比重看,桐壶是一个小小的配角,她的故事几乎没开始就结束了。但她在全书的地位和影响力是深远和重大的。因为有了桐壶,有了源氏的恋母情结,才有了以后的藤壶和紫姬;因为有了桐壶,有了这位举国无双经历奇特的母亲(以后都是翻版),才预示了光华公子的风华绝代。   

总觉得《源氏物语》写的最精采的是开头的《桐壶》和《帚木》两回。《帚木》是作者对女性美的一次总结,是全书叙述所遵循的纲领。《桐壶》则是作者心中理想的爱情模式和自身才华的最高显现。   

紫式部对桐壶是用尽了心思和才华去写的。在构思上,《桐壶》一回是全书的引子,但也可以独立成篇。看了《桐壶》没有人会中途放下此书,起码会把这一回看完。它的叙述紧凑有力,情节一波三转,时间跨度大,出场人物多,但作者文字老练,语言简洁,节奏感非常好,没有后来重复拖遢的毛病,作者对桐壶的形象描写也尽量用侧面描写和他人衬托的方式,求其神似,突出神韵,表现出构思方面的细致用心,以后紫式部很少用这种虚写的手法去描绘人物了。   

紫式部只让桐壶留给我们一个背影,这个背影却可以调动读者的想象力和兴趣,看到这个影子留下的绰约风姿在不同的人身上重现,你的想象力有多丰富,她的形象就有多丰富,所以她是《源氏物语》中我第一个注意的女人。

 

◇薄云:桐壶更衣的专宠更重要的是由于她的美貌吧?相对来说明石姬要比紫姬来得温柔,但在源氏心中还是紫姬最重。

◇羽化成蝶:你说的可能极是。
   我很早就听说过《源氏物语》,但一直没读,最近偶然翻看,大吃一惊,没想到如此好看!现在我还疑惑,会不会是丰子恺译本优异的缘故? 我想慢慢地读,顺便记点读书笔记,贴出来的就是我的笔记内容。因为才开始读,对全书还不是很熟悉,一定会出现常识性的错误,而且说的都是个人自以为是的意见,希望和这里的专家交流,这也是贴到这里来的目的,不为成名成家,只因为我们喜欢同一本书!
   所以说错了自己也不惭愧,你们也不会笑吧?


Copyright(C) 源氏物语馆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