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物语》人物谈之二——空蝉


羽化成蝶


写空蝉紫式部用了对比的手法,是将空蝉与伊豫介前妻所生的女儿轩端荻对比来写的。作者刻意将轩端荻与空蝉两人同时放到源氏面前,通过暗处源氏的眼睛去评论明处两个人的高低,向读者传达她的审美主张。一个艳丽,一个淡雅;一个轻狂风流、不知世事,容易受骗,一个稳重贞节,权衡利害,不易动摇;一个不拘形迹的活泼外露,一个风格内敛的含蓄掩藏;一个体态圆肥,一个身材小巧;更重要的是,前者没有韵味,后者更能牵惹心目,经得起回味。

源氏在追求空蝉的过程中,无意中遇到轩端荻,轻率地将后者诱奸,很大程度是为了堵轩端荻的嘴,对方竟然毫不怀疑,过后源氏竟然连书信也不给一封(起码事件刚发生时源氏是作了这样的决定),这在源氏的风流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从此可窥见紫式部的女性审美观,对这样的女子她是嗤之以鼻的,可能和紫式部的个人性格有关,把韵味看得比外形重要,认为含蓄蕴藉高于活泼外露。对于这种轻易送上门的随便之人,连浪荡公子也不珍惜,倒是几乎冷酷无情的空蝉让公子挂念,又爱又恨地不能忘怀。其实轩端荻活泼外向,毫无城府,是 个能享受生活乐趣的人,用今天的审美观念去看应是受欢迎的,可能还是个非常有生活热情的人呢!

空蝉的意志从何而来呢?可能是她看出了自己的生活前景和位置,看出了和源氏相通后苦难的未来,一切都是不可能的。“倘不顾身份,竭诚招待他,则由使不得势必重尝梦也似地过去了的那夜的痛苦”,因而坚决地回避,表现了少有的清醒和意志,悬崖勒马对一个女子来说是非常勇敢和值得尊敬的。这个看上去柔弱的女子,尤如一枚细竹,看似欲折却终于不断。这种温柔中含有刚强的性格对于当时尚怀有少年的不良之心的源氏是一种极强的诱惑和吸引力呢!“越是无情,越是牵惹我心”,这个风流浪子,对于没有心机的单纯坦诚,是不珍惜的。

紫式部特别看重品位,什么都以品位衡量,记得书中说起空蝉的弟弟小君,竟然也说是上品的孩子。书中第二回,源氏、头中将、左马头一起谈论女人的品位,是全书极有意思的一段,大约也是紫式部个人观点的一个集中的表现之处,甚至有女子该如何应对丈夫的外遇,男子应该如何选妻的内容。按他们当时的分类,空蝉应该是中品,但纵观全书,空蝉在源氏的心中,应该是上品,没有得到的总是最好的,空蝉以她的聪明、意志、韵味获得了他人的尊重,看来什么时候,美丽都需要内在的支撑才能发光的!

 

Copyright(C) 源氏物语馆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