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物语》人物谈之五、花散里

羽化成蝶

  在《源氏物语》里一直居于可有可无地位的花散里终于作了一次主角。小说从源氏云隐之后写起,花散里扮作各种角色接近光源氏,虽然源氏失明了,但花散里仍然小心翼翼地伺候他,为他精心布置一切,她诱他回忆过去他爱过的那些女人,期望从中听到公子对她的爱恋,不幸的是源氏历数了一切女人,唯独把她忘记了。最后,花散里“一边不顾一切地声嘶力竭地呼叫,一边扑倒在地上,眼泪纵横,就像一阵狂风暴雨横扫过她的两颊,她一把把拽掉的头发如同一缕缕丝线随风飘散”。

  不能怪尤瑟娜尔作这样的以己度人的猜测,因为《源氏物语》里的花散里对待爱情的态度实在非同一般。她那么心平气和、心满意足地与其他女人一起分享源氏的爱情,如果在书中找一个最符合一夫多妻制度所要求的合格女人的话,那个人不是明石姬,她很长时间不肯与源氏的那些女人同住,心中是有芥蒂的;那个人也不是紫姬,因为紫姬心中一直是不满和感到痛苦的;更不会是末摘花,因为她是不是真正爱源氏,能否具有任情而动的天性都很难说;那个人应该是花散里。

  源氏一直把花散里留在身边让很多人疑惑。花散里年轻时就“并无何等牵惹心目之处“,后来年老了,头发稀少,也不打扮,就更加难看了。夕雾在看到紫姬后曾经感叹:“父亲有这如花美眷为何又娶东院那个继母(指花散里)来与她并肩呢?那位继母与这位继母相比,越发相形见绌,真倒霉啊!“但事情存在总有它的原因,紫式部让我们看到了充足的理由。

  花散里善解人意。光源氏后期早已不同花散里同床,但还是愿意找她聊天说话。花散里能听懂源氏说什么,而且反映迅速,又很识趣。有一次源氏在心中夸她“这个人真眼快,一看便知好歹。“这是末摘花所不及的。

  花散里性情好。细心的读者在书中能够找到不下十处类似的话:“女人性情柔顺最重要“,“女人只要性情好,就会得到专宠“,夕雾追求落叶公主,妻子云中雁和他闹,夕雾看见花散里就感叹:“为女子者,如果心平气和,结果终是便宜”。花散里的确可以作这方面的典范。用源氏的话说:她“一直是那样谦虚恭谨地安度岁月呢”,即使受到冷遇,仍很亲切,并无怨恨之色,“甚至早就断念,认为自己不配和源氏共寝的”。让源氏感到十分安心,没有压力,这样的人哪里去找呢?

  在源氏和花散里的关系中,他们一个是愿意施舍,一个是愿意接受。 光源氏一贯多情,不忘记每一个和自己有过短暂关系的女人,其实他自己也很欣赏自己的这份多情和善良。作者有一处这样的议论:“他(源氏)就觉得自己之情长,与花散里之稳重,如意称心,不胜喜慰“。紫式部有时候对笔下的人物冷静得可怕啊!

  紫式部塑造的这个人物是成功的,但我感觉花散里作为人是乏味的。


Copyright(C) 源氏物语馆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