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物语》人物谈之六——葵姬


羽化成蝶


葵姬和光源氏是由父母作主成亲的。婚前两人没有什么接触,这就使两个人失去了婚前谈情的机会,婚后两个人也没有发生感情的碰撞,这种表面是夫妻,但在精神和心灵领域没有深层交流和缠绵的状况一直持续到葵姬死去。   

按光源氏的说法,这主要是葵姬性情太庄重严肃,不说一句知心话,“面对相处,只觉沉闷难堪”造成的,这样说有一点道理。但若真的说起责任,可能光源氏的责任更大、更不可推卸。   

光源氏从来没有调动起葵姬的热情和爱恋之情。源氏在别的女人那里可以运用等待、取悦、培养、引诱的方式,但在和葵姬的关系上,他却很少主动,只是一味抱怨:你对我太冷谈了,你从不肯和我说心里话。实际行动很少,甚至有的机会也放过了。   

记得夕颜死时,源氏病了一场,病愈后抱怨葵姬对他不理睬。葵姬说:“你也知道不理睬是痛苦的么?”说时,她向他流目斜睇,眼色中含有无限娇羞。这在葵姬这种性格的女子身上是少见的,也是葵姬少有的放开心怀的一次。但经验丰富、对女人一向周到的源氏极不耐烦,教训说:“‘不理睬是痛苦的’,是情妇说的话,我们正式夫妻是不该说的”。很快拂袖而去,躲在一边想他的紫姬。这样的机会放过了,等源氏把紫姬接到身边,葵姬佯装不知已属不易,让她转变态度更不可能了。   

“‘不理睬是痛苦的’,是情妇说的话,我们正式夫妻是不该说的”。光源氏是不是觉得妻和妾应该是两种对待,对妾要调情,对妻子就不必了,夫妻就不必谈情了?实际上源氏也是这样作的。他失去了与妻子谈情的兴趣。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越不容易得到的,越要追求,这是源氏的一种脾气,象葵姬这样一开始就是妻子的女人,源氏也觉得没有必要再用那些手段谈情了吧?而葵姬也不过比他大四岁,从小娇生惯养,哪里想到还要取悦他人呢?   

有人说,爱情是在正确的时间里以正确的方式遇到正确的人。按这个说法衡量,葵姬和源氏的婚姻有两项条件不具备。假如他们的相遇不是父母包办,不是政治联姻,光源氏是有可能唤起葵姬的热情的,说葵姬冷谈,空蝉和槿姬也不见得怎样热情,但最后她们在心中多少与光源氏有一些感情的碰撞和交流;如果他们晚一点相遇,把三公主换作葵姬,葵姬的性格不大可能红杏出墙,而光源氏的成熟、体贴、宽容、忍耐会使两个人的结果比现在好得多,当时的他们还是太年轻了,他们没有能力解决自己的苦恼,只好各自抱怨和任性,更无从兼顾他人了。   

如果把葵姬的悲剧完全归结为紫式部想谴责政治联姻和包办婚姻,那就简单的有些可笑了,但他们的悲剧的确与此相关,受折磨的是他们两个人。源氏也百思不得其解,很苦恼,葵姬没有什么明确的缺点,为什么自己就不能与她融洽相处呢?其实他自己也不能彻底明白为什么。这件事与其说是他们两个当事人的责任,不如说是外界环境造成他们的阴差阳错。但源氏可以有其它恋情温暖自己的一生,葵姬却是无辜遭人嫉恨,代人受过而死,真是可怜悲惨啊!

2007-06-16

 

雾川使:
   即便不是包办婚姻,也未必会有好的结果,相对一个泛爱时代的一个特别泛爱的人,真正的爱情出现过多少?除了紫姬除了藤壶,光源氏对哪一个女人的爱情火光不都是出现的瞬间就已经熄灭了?明石姬怎样?花散里怎样?还有胧月夜,流放须磨的时候好象都没有惦记起胧月夜来,最可怜是夕颜,忘却之后还要戏弄她的女儿。末摘花还好,因为她本身就不解风情。可是那些女人呢?多少对光源氏有类似葵姬的怨恨吧?
   因为除了敬鬼神的几个,多半都已经属于光源氏的“盘中物”了。
   另我惊异的是:今天,和千年前的那个时代惊人的相似!又是一个泛爱的时代!假如那里还有道德礼仪约束,今天这里就可以完全随性了。而且不仅男人被允许,女人也一样可以泛爱。是进步吗?
   不管怎样,我喜欢这个时代,也喜欢胧月夜那样的女人,《源氏物语》里,喜欢的女人好象就她了吧。



羽化成蝶:
   雾川君的坦率让我佩服!现实情况可能也就是这样吧?虽然每个人的境遇和感觉不同,观点也就不会相同。
   但在一些人的心中,还是有幻想的。那种传统的唯一的爱情,存在的概率应该是千分之一或者万分之一,普通人很难碰上,但不能说就不存在吧?要不人们为什么痛苦和向往呢?大家心底里都想充当那千分之一或万分之一,希望中奖呢!?

Copyright(C) 源氏物语馆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