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物语》人物谈之八——藤壶妃子


◇羽化成蝶◇

藤壶死时37岁,这事发生在书中第19回,那一回是写光源氏31岁冬天至32岁秋天的事,以此推算,藤壶不过比源氏大5、6岁。早熟的源氏与葵姬结婚时“还只十二岁加冠之年”,他对藤壶的感情产生在婚姻之前,看来源氏和藤壶在一起时还都是少不经事的孩子。由于藤壶和桐壶更衣的肖似,源氏对藤壶兼有对母亲般的依恋感,这两个宫中最俊美善感的人本无血缘关系,加上皇帝特许两人经常见面,这种种原因促使二人两情相悦也是情理中的事吧?      

对这种乱伦的情感日本文学中描写得不少,川端康成的《千只鹤》就有过类似的描绘,《源氏物语》对源氏追求夕颜后来又对其女儿依依不舍也有大篇幅的铺叙,作者描写时的心态也没什么不自然,藤壶的特殊在于她是皇后。皇后的人生决不能是随心所欲的,尤其当涉及帝位的传承和权势的分配的时候,浪漫如紫式部也不能不顾及这一点,这是力求写出人生真相的文学大师的共同特点。      

在紫式部看来,皇后即使一时冲动作出无法挽回的事情,即使自己真的心有所爱,她也应该审时度势,力挽狂澜,应该考虑的不是个人的情感,更多的是利害冲突。“我身世世怀长恨,只为君心越礼多”,因此小说中源氏的一往情深、胆大妄为给藤壶带来的不是快乐,而是恐惧,藤壶被惊吓到几乎半死的状态;更可怜的是,为了皇太子的前途着想,藤壶甚至还要从这个角度周全地顾及源氏的心情,因为“倘使这个后援人心中有了隔阂,于皇太子甚是不利”,这些苦衷是身为大丈夫的源氏都没有想到,也没有毅力做到的,藤壶的克制态度和考虑周全是紫式部眼中称职的皇后的形象。藤壶先是皇后,然后才是个女人,我想这是作者对这个人物的定位。      

据说《源氏物语》是紫式部写给未来皇后的教科书(起码这是其中的目的之一),她在藤壶身上的用意很明显。为了衬托藤壶,作者还把她和胧月夜对比来写,用了惯用的参差对照的写法。胧月夜是个敢为爱牺牲一切的有激情、有魅力的女人,没有世俗之人脑中的那些势利观念,但她和源氏一味纵情的结果酿成了大祸。身为皇后过于放纵自己的情感是紫式部不赞成的,紫式部用事实清楚表明了她对这两个人物的态度和欣赏程度。可能是以此来打造和教育她的学生__未来的皇后的吧?     

但我们因此在书中看到了近于完美的藤壶,她出身于帝王之家,深知宫廷斗争的厉害,又有一颗善良克己的心,温柔聪慧的性格,她的心胸和见识远在一般人之上,能在男性都不能决断和止步的地方止步。她决不会让自己以及她所爱的人的生活落入不可收拾的地步的,对有些男性来说这样的女人可能是无价之宝。有人把激烈的情感比作一场大火,大火过后的一片狼籍总是有点惨烈,大多数人还是想生活得安宁和美好,而不是毁灭吧?我曾经听过一个男性对自己一个不辞而别的情人的赞叹和感谢,多亏了对方的决断,否则他不知道自己的生活会是怎样的不可收拾。如果从这个角度说,藤壶不仅是个合格的皇后,可能也是难得的女人。在藤壶和源氏的关系中,是藤壶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使两个人的关系行进在相对安全的路上的,这种掌握方向感且急需决断的职责,本来大多由男人来作,这里却是柔弱的藤壶担起了它。      

没有人不犯错误,重要的是知道适可而止。人活在这个世界不可能仅仅为了自己,人是有责任的,藤壶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她也因此赢得了人们的尊敬,以及劫难的平安度过。当然藤壶是可怜的,可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不可怜的。今天环境把你放在什么位置上,决定了你应该做好什么。作藤壶那样的女人,也是一种选择。

 

 

Copyright(C) 源氏物语馆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