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草子》与《源氏物语》


幻灯琉璃

 


   我把名字写下来以后,认真的想了想,那是一个怎样虚幻的彼方啊。在遥远的平安朝皇宫中,定子皇后和彰子中宫两个在权势中身不由己的女人,她们的人生或 许就是个悲剧。但是我要说的是陪伺在它们身旁的两位女官,她们才真正的代表了那个浮华优雅的时代。是在寒风中隐约的侍从香气……是在竹帘下迤俪而出的衣 襟……

   她们两个一个陪伴着失势的定子皇后,却写出了充满人生种种的小小的喜悦的《枕草子》。另一个陪伴着权势如日中天的彰子中宫,却看清了繁华后种种的虚无 与苍凉,写出了在繁华中清寒彻骨的《源氏物语》。她们的名字一个叫清少纳言,而另一个本姓藤原的女子却因为在作品中塑造了一位名为紫姬的女性被世人称为紫 式部。(需要说明的是少纳言,式部都是当时的女官名。)

   历史记住了她们的名字,记住了她们的灵秀和在也许是白色也许是浓紫色纸上写出的句子。是那样的清淡又悠长的句子。这两个女子都不曾有过美满的爱情,她 们却还是用她们的笔去描画了人类所能想到的美好的恋情,所能想到的各种优雅美丽的女子与令她们执着一生的俊美又薄幸的男人……

   看到《枕草子》中定子皇后听人讲解《琵琶行》,而清少纳言却认为那个诗中的女子也不过是普通的女子,要说到美丽与不幸,谁也无法同定子皇后相比……。 而定子听到后说:知我者惟有清君一人而已。在这样淡淡的数句中,无法拂去的哀怨与依旧端立人前的风华一层层的从纸的深处浮起……。而另一个女子,《源氏物 语》中被所有人认为是得天独厚的紫姬,也在源氏外出幽会回来时藏起早已经氤湿的衣袖,微笑着迎接他的归来。那一天,白雪飘摇……

   她们的人生就是在那样的静默无言中,深深的思索着……然后把种种的细腻的感触一笔一划的精致的落在记忆里。记得《王朝女性日记》中,紫式部曾说:清少 纳言,凡事太有感触。这样的敏感是无法长寿的啊。可是她自己不也是如此的吗?可是若非如此她们也就不是能代表那个王朝的女性了,那样的精致柔弱似乎不堪一 击,可又掩藏着韧性,欲折而不能。仿佛那个时代的漂染,所有的色彩都是清淡的,却不容易磨灭,时时的在远处悄悄的提醒着:她就在那里……

   《枕草子》是一本随笔集,而《源氏物语》却是世界上第一部的长篇小说。从这些痕迹里我们又看出了她们对时代的思考是从不同的方向来看的,有着她们各自 的独特的视角……清少纳言仔细的描写了生活的点滴,而紫式部却创作了属于她自己的平安朝。所以从文学史的高度去看的话,从来都是紫式部比较的伟大。可是作 者的伟大与否也并不是就这样看的,从现实中去寻找美丽和喜悦,和逃到虚无中寻觅安宁。我相信清少纳言是更坚强些的那一个。但是对于细节的描述,紫式部却更 深入更透彻,明石姬白色唐衣上白色的蔓草花纹;明石小女公子院中摇曳的藤花,秋好皇后秋院中的班驳红叶,紫姬春院中的烂漫春花;一花、一叶、一石、一木, 紫式部都似乎曾经在她幻想的庭院中依稀见过……相比她的冷静的观察者的姿态,请少纳言就没有那么淡泊的疏离感,看到装饰牛车的藤花,她是要感叹的,看到侍 从们的衣衫,她是要推想其主人的品格的。紫式部不带个人感情色彩的精确描述与清少纳言只注意自己喜欢的部分当然是不一样的,所以,也就有了别样的风致与各 自难以言传的妙处。

 

 

Copyright(C) 源氏物语馆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