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达经》

冰岛是最后一个基督教化的北国,传教士好像温和些,也可能是影响力小一点。拉丁文并未驱逐北国的文学语言。民众仍用普通话诉说古老的故事,只是作者和时间不可考罢了。

最古老的“老爱达经”-Elder Edda手稿是公元一千二百年左右写的,即基督教传进来二百年后,书中有古歌二十九篇加上其他地方发现的同类歌,合成三十四篇。这些歌没有书名,作者与编辑者的姓名也不详,学者们判定年代很古老,大约作于西元850-1150年间。

这时正是“维京时代”,这些海盗将从莱茵河下游居民听到的传说歌曲,传回到斯堪地那维亚半岛及冰岛,再经由吟游诗人吟诵润饰成今日传世的形式,这些口传歌曲直到十三世纪中叶才写成文字,这就是“老爱达经”产生的经过。

散文体的“新爱达经”-Younger Edda是十二世纪末的史诺里.史特卢森(Snorri Sturluson)写的。主体是一篇教人写诗的技术性论文,外加一些“老爱达经”所没有的上古神话资料。

 “老爱达经”比较重要,由许多诗篇构成,通常描写同一个故事,彼此却不相连。里面有大史诗的材料,说不定比希腊“伊利亚德”的内容更伟大,却没有北欧诗人像荷马一样改写“伊利亚德”以前的故事一般加以整顿。

北欧没有天才人物将众诗篇焊接成一体,化为美丽浩大的史诗;甚至没有人抛掉粗糙平凡的内容,删除幼稚烦人的重复部分。有时候“老爱达经”一连列出好几页人名。

尽管文体很差,故事本身依旧射出幽光。“老爱达经”的诗人似乎有伟大的概念,却没有表达的技巧。很多故事棒极了。除了悲剧诗人改写的几个故事,希腊神话是无法与它相比的。

最好的北欧故事都很悲壮,描写男人和女人坚决赴死,甚至有意选择死亡,老早就计画妥当。“壮烈”是黑暗中唯一的光明。

另附百度词条:爱达经

 

Copyright(C) 源氏物语馆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