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般的黑暗——古老的刑罚及其他

回顾历史:

令人毛骨悚然的祭祀在中古时期屡见不鲜。如古代印加、玛雅、凯尔特等,都曾流行骸人的祭礼。而其中的凯尔特人崇拜的神灵有数百位,各司其职的神灵大量贡献,需要活人祭品。

正如凯撒说,“凯尔特人相信,处死那些犯下盗窃、抢劫及其他罪过的人会让不朽的神灵高兴,但当没有犯人可用时,他们甚至会处死无辜的人。”

当然,凯尔特人边奉行着可怕的刑罚——在僧侣的主持下,把大批犯人塞入由柳条编制的巨人像中,在被大火吞没时,进行着对神灵崇拜的仪式。

而其他杀死祭品的方式则是将人坎倒,根据其痛苦垂死挣扎的情形进行占卜,最后检查死尸的肠子来获得某些征兆。

凯尔特人曾挖掘深井,力图与地狱联系。而在井底发现人的骸骨。法国人曾发觉建于3世纪的,使用200年深埋地底的神龛。存放赠送神灵礼物的坑中有顾虑地摆放人类及牲畜的骸骨。

腓尼基人发明的十字架之恐怖残忍人尽皆知。这种刑罚起源于一棵木桩。将犯人束之其上。任其饥渴而死。而木桩衍变为十字架后,行刑犯人即被钉或绑于十字架上。

有时,为加速死亡,犯人四肢则被打断。生命力旺盛对于犯人是残忍的。他们将忍受无情的烈日,蚊蝇,窒息的沙尘。若日落之后仍存活,心软的法官则命人杀死他们来解脱他们的痛苦。

十字架也经历了改良,如把犯人头朝下固定。看来是加剧了痛苦,实则可使犯人晕厥而减免无情的折磨。

 

骸人的中世纪:

远古的人们相信无罪的人不怕火烧,水淹。因此,在犯人供词不可靠的时候,便有稀奇古怪的方式可证实犯人是否无罪。其效果好坏不一,而最恶名昭著的则是痛苦的考验。

火烧:中世纪,基督教的控制下,英国接受这样的观点。之前,接受三天的宗教仪式,之后就接受火烧。有的做法是手拿铁块走一段规定距离。另一种则是蒙眼走在炭火上。只好,包起烧伤处。三天后若伤口愈合,则视为无罪。

但有些接受贿赂的法官会把炭火烧得不是很烫。

水刑:若不采取行贿,恐怕无人可通过沸水的考验。而这种方式是来源于《圣经·旧约》中所记载的大洪水,惟有正直的人可幸免。之前也一样接受宗教仪式。而考验时,被告必须将双手浸入沸水至手腕处。之后的工序与火烧相同。

其实,这一系列考验无非是无稽之谈。但根据史料记载,希腊守护圣火的圣女被告发违反了制度,若为自己辨清,也有一些骇人的方式。但是,比以上要普通温和多了。要知道,一旦被判处有罪。昔日至高无上的圣女将受到无情的惩罚。

烙刑:这种刑法即便是在中国的古代,似乎也是司空见惯的。只是欧洲中世纪是将不同意义的英文大写字母烙在人的脸上或身上。比如,“R”代表抢劫,“B”代表亵渎神灵者……

爱德华六世执政时期,通过法令,流放者烙上“V”字。并允许告发者可将流放者作为奴隶使用两年。而这位国王在9岁继承王位时,已经是一位狂热的新教徒。他16岁去世,之前便已经显出了残暴迹象。说实话,凭画像来看,他竟还是一位仪表堂堂,富于威严的美少年。

被烙有烙印的犯人很容易识别。让邻居们提高警惕。表面上看,自然是好事。但没人想得到,这样的犯人大多找不到工作,反而将他们推向再次犯罪的悬崖。

在公开行刑时,行刑后,刽子手会抬头询问法官,“大人,这个印记可以吗?”如果回答是“不”,受刑者将被重烙一次。最痛苦的则是被烙舌头。根据记载,1656年,教友会布道者詹姆斯·纳勒因蛊惑布里斯托的人们对他的神话崇拜,他被上枷,鞭笞,舌头则被烙铁烫出一个洞。之后,被判处监禁苦役。

而在1779年,这种刑罚才被废止。

剥 皮:剥的时候由脊椎下刀,一刀把背部皮肤分成两半,慢慢用刀分开皮肤跟肌肉,像蝴蝶展翅一样的撕开来..最难的是胖子,因为皮肤和肌肉之间还有一堆油,不好分开。

另外还有一种剥法,不知道可信度多少。方法是把人埋在土里,只露出一颗脑袋,在头顶用刀割个十字,把头皮拉开以后,向里面灌水银下去。由于水银比重很重,会把肌肉跟皮肤拉扯开来,埋在土里的人会痛得不停扭动,又无法挣脱,最后身体会从从定的那个口「光溜溜」的跳出来,只剩下一张皮留在土里...

皮剥下来之后制成两面鼓,挂在衙门口,以昭炯戒。最早的剥皮是死后才剥,后来发展成活剥。

腰 斩:由于腰斩是把人从中间切开,而主要的器官都在上半身,因此犯人不会一下子就死,斩完以后还会神智清醒,得过好一段时间才会断气。

明成祖杀方孝孺就是用腰斩,传说一刀下去之后,方孝孺还以肘撑地爬行,以手沾血连书「篡」字,一共写了十二个半才断气

车 裂:即五马分尸,很简单,就是把受刑人的头跟四肢套上绳子,由五匹快马拉着向五个方向急奔,把人撕成六块。记得商鞅就是受五马分尸之刑。

要把人的头跟四肢砍下来都得花不少力气,更何况是用拉扯的。而受刑人身受的苦处更可想而知。真到撕开的时候,恐怕受刑人已经不会觉得痛苦了。痛苦的是正在拉扯的时候。

俱五刑:把砍头、刖、割手、挖眼、割耳和一、即“大卸八块”,通常是把人杀死以后,才把人的头、手脚剁下来,再把躯干剁成三块。

汉高祖死后,吕后把他的宠妾如意夫人抓来,剁去手脚,割掉鼻子耳朵舌头,眼睛挖出,丢在猪圈里喂养,取名“人彘”。结果吕后自己的儿子看到,给活活吓死...

凌 迟:最早是把人杀死之后再剁成肉酱,称为“醢”,受过此刑的记得有子路,还有周文王的长子伯邑考。

后来发展更加精细,目的还是要让犯人受最大的痛苦,因此不但是活的时候施刑,还要求受刑人必须身受多少刀以后才死。

据说发展到后来,每次凌迟要由两个人执行,从脚开始割,一共要割一千刀,也就是要割下一千片肉片才准犯人断气。而据说犯人若未割满一千刀就断了气,执行人也要受刑。发展成死刑的艺术

而受此刑最有名的人就是大太监刘谨,听说一共割了三天才让他断气...

而最惨的是明末抗清名将袁崇焕,因为崇桢皇帝中了反间计,误以为他通敌卖国,判他凌迟处死,行刑前以鱼网覆身(让肌肉突出以便下刀),游街示众,被北京城无知的民众冲上前去,把他的肉一块一块咬下来...那种心理的痛恐怕远高于生理的痛。

这是明清的正式刑之一

缢 首:在国外,绞刑是普遍使用的刑罚。中国人的绞刑是用弓弦缢杀……就是把弓套在受刑人脖子上,弓弦朝前,行刑人在後面开始旋转那张弓, 弓越转越紧,受刑人的气就越来越少,最后终于断气……

岳飞父子就是这样死在风波亭,(因为他是功臣,不能斩首,要留全尸)而明末流亡的桂王也是这样给吴三桂亲手缢杀……

烹 煮:即“请君入瓮”那是唐朝时代,武则天当皇帝的时候,朝中有位酷吏叫来俊臣,崇尚严刑峻法,对不肯招供的犯人往往以酷刑对待。方法是找个大瓮,把人塞进去,然后在瓮下面用柴火加热。温度越来越高,受刑人也越来越受不了,如果不肯招供的话,往往就被烧死在瓮里……后来武则天听说了这件事,就把来俊臣找来,问他犯人不肯招供要怎么办?来俊臣很得意的把这个方法说了出来,武则天就淡淡的说了句:“则请君入瓮”,把来俊臣烧死……

宫 刑 :司马迁就是受了宫刑,才会写出史记,也才会在“报任少卿书”里写出“身直为闺阁之臣”这样的句子。

中国人的阉割可讲究了。首先要拿绳子把小弟弟绑起来(包括子孙袋)让血液不流通,自然坏死,后拿利刃一刀子割掉(全部喔!不是只有小弟弟)。割掉了以后拿香灰一盖,止血,还得拿根鹅毛插在尿道里。等过了几天把鹅毛拿掉,如果尿得出来,阉割就算成功了。要是尿不出来,那个人就算废了,大概最后会死于尿毒症吧. 所以如果是要阉来当宦官的话,最好趁年纪还小就阉掉,年纪大了危险性高很多。此刑常被贵族冲抵死刑。

相对的女性为幽闭 。

刖 刑:关于刖刑,大家的说法不太一样。 有人说是把膝盖以下都砍掉,也有人说是把膝盖骨削掉,以后者比较可信。总之,刖刑是一种类似截肢的酷刑。

战国时代,孙膑受师兄陷害,受的就是刖刑。听说他名字本来叫孙宾,受刑之后,才改为孙“膑”。

如果是把膝盖骨削掉,大腿小腿之间失去了保护,这个人可能连站都站不起来,所以稗官野史上说,孙膑受刑之后,上阵打仗连骑马都没办法,必须要坐车(马车或人力车)。

插 针: 用针插手指甲缝。常用于女囚。

活 埋:活埋是战争时常用的手段。因为省力,速度也快。战争里的活埋,都是叫战俘自己挖坑,有时会先杀死俘虏再把他们推下去,但时间不够的时候(或是要省子弹时),就直接把他们推进去以后盖土。中国的酷刑中,活埋古已有之。不过没听过有什么名人受过这种刑罚。比较狠一点的,会把人直挺挺的埋在土里,只露出一个头,然后开始凌虐…….

鸩 毒:鸩毒大概算是酷刑之中唯一比较人道的方式....

中国古代的毒药中,最有名的应该是“鸠”这种毒药,成语中的“饮鸠止渴”便是源自于此。常用于赐死情况 。

棍 刑:即木桩刑. 这里要说的棍刑,不是用棍子打人。这里说的棍刑,是拿根棍子直接从人的嘴或肛门里插进去,整根没入,穿破胃肠,让人死得苦不堪言。

正史上没有看过用这种刑罚的记载,不过金庸小说「侠客行」里有提到,还给这种酷刑起了个美名叫「开口笑」。

锯 割:把人用铁锯活活锯死,其惨状似乎与凌迟、剥皮也在伯仲之间,难怪在地狱酷刑中,就专门有把人锯开的酷刑。然而,锯死活人不仅在传说的地狱中存在,在人间也是确确实实存在着的。据《三国志·吴书·孙皓传》记载,三国时,吴帝孙皓的爱妾指使近侍到集市上抢夺百姓的财物,主管集市贸易的中郎将陈声原是孙皓的宠臣,他捕获抢劫者绳之以法。爱妾告诉孙皓,孙皓大怒,假借其他事端逮捕陈声,命里武士而烧红的大锯锯断陈声的头,把他的尸体投到四望台下。

断 椎: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仇恨之极时,往往会想到要打断他的脊椎骨。打断脊椎骨确实是一种很解气的行为,因为人的脊梁骨若是断了,他也就一命呜呼了。在中国历史上,断椎也是一种很重要的酷刑。据《商君书·赏刑篇》载,春秋时姬重耳打算明文规定刑律,使国内百姓人人守法,就和大夫们一同商议。姬重耳的著名朝臣颠颉很晚才到,有人认为颠颉有罪,应该给以处罚。于是,姬重耳批准,将颠颉断椎处死。晋国的士大夫们都非常害怕,他们说:颠颉跟随姬重耳流亡列国十九年,功劳很大,现在偶尔有小过尚且受到如此严厉的刑罚,何况我们哪?从此人人畏刑守法。

灌 铅:在佛教关于阎罗的故事中,有阎罗黑白二相的说法,白相即为地狱之主,有百官所命,美女围侍;黑相即每天有两个时辰,要受铜汁灌肠之苦。与此相似,人间有灌锡或灌铅的酷刑。锡的熔点是摄氏二三二度,铅的熔点是摄氏三二七点四度,无论灌锡或灌铅都能把人烫死。而且溶化的锡或铅一入肚腹就会凝固成硬块,这种重金属的坠力也能致人死命。

汉代厂川王刘去的王后阳城昭信妒忌而暴虐。刘去宠爱另一位名叫荣爱的美姬,多次和她一块饮酒,昭信妒性大发,就向刘去说:“荣爱看人时,神色有些不正常,大概是和谁有私情”。刘去信以为真,他见荣爱正在给他绣衣领上的花纹,就一怒之下夺过衣服投进火中烧掉了。荣爱见刘去生气,非常害怕,投井寻死,刘去命令人把她捞出来,不幸没有死。刘去杖责荣爱,***她招认私情,荣爱受刑不过,胡乱说出和医生有*情。刘去越发恼怒,就把荣爱绑在柱子上,用烧红的尖刀剜掉她的两只眼珠,再割下她的两条大腿上的肉,最后用溶化的铅灌入她的口中,这样一直把荣爱摧残至死。

梳 洗:这里说的梳洗并不是女子的梳妆打扮,而是一种极为残酷的刑罚,它指的是用铁刷子把人身上的肉一下一下地抓梳下来,直至肉尽骨露,最终咽气。梳洗之刑的真正发明者是朱元璋,据沈文的《圣君初政记》记载,实施梳洗之刑时,刽子手把犯人剥光衣服,裸体放在铁床上,用滚开的水往他的身上浇几遍,然后用铁刷子一下一下地刷去他身上的皮肉。就像民间杀猪用开水烫过之后去毛一般,直到把皮肉刷尽,露出白骨,而受刑的人等不到最后早就气绝身亡了。梳洗之刑与凌迟有异曲同工之妙。据《旧唐书.桓彦范传》记载,武三思曾派周利贞逮捕桓彦范,把他在竹槎上曳来曳去,肉被尽,露出白骨,然后又把他杖杀

 

花样刑具与死刑:中世纪的审讯者们的目标就是能够让犯人感到更真切骇人的痛苦。因此,一系列当代的“高科技”刑具诞生了。

纽伦堡铁处女:顾名思义,这样的装置可让关在里面的受刑者感受到最残酷的痛苦。从名称来看,多少有几分轻松感,但却是一坟墓般的小小容器。带有折叠门,其间藏有无数铁钉,等待折叠门关闭,则会刺穿全身。

而通过精心设置,不会让人立刻死去。而是慢慢痛苦地享受这位少女的拥抱。

焚烧:应该不必加以解释。火刑具有十分有效的法律基础,因此在英国十分盛行。

被称作“血腥玛丽”的玛丽一世女王是位狂热的天主教教徒,为了铲除新教。在她执政的五年中把近300人送上了火刑柱。不论富人,穷人,妇孺还是儿童。

侥幸于火蛇: 1777年5月,有个因减低铸币成色而被判刑的14岁英国女孩逃脱了于烈火中死去的命运。

当时,她已经被绑于火刑柱上,下面的干草也放好了。而这时,正巧威茅斯勋爵路过。他看到如此年幼的孩子竟要接受这样残酷的刑罚,非常吃惊。于是,出面干预,救了那女孩一命。

活煮:英王亨利八世对他的妻子们非常无情。而在对于平民更是极端残暴。他曾于1531年颁布法令,让犯有投毒罪的人被活活煮死。
而当年就有一女子被施刑。直至爱德华六世即位,为减少不必要的痛苦,他废除这一法律。

转轮:在法国和德国,转轮常用于死刑。它与断肢相似。犯人被绑于一个木轮上,四肢伸展。刽子手挥起一粗大铁棒,将犯人的四肢逐一砸碎,每条胳臂和腿均被折断几处。最后,木轮被竖起,展示犯人死前的痛苦状态。

 

 

 

Copyright(C) 源氏物语馆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