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风草子

御部樱町 御部晶子  作  薰女公子 转)返回

09 云痕 其之九   御部樱町

三条院的外祖父右大臣听闻昭华公子又昏死过去,伤心得顿足而哭,“刚听说从六条邸来报的人说还稍好些,如何又昏过去了,快增加祈祷的僧人啊!”一边举袖拭泪,右大臣本仪表堂堂,不论言行都颇具威严,自有一种非凡气质,这次为了心爱的孙儿,也是啼哭不止,风度俱失。伤心之时,何以顾得上这些?记得当时公子的父亲头中将故去之时,是何等的痛彻心肺,岂料今又要受此折磨,真是可唉啊。藤大纳言心想:“昭华大人虽仅为从五位雅乐头,并无多少实权,但当今圣上却念在吾等份上,平素也甚是器重,举行管弦乐会时必召之进宫献艺。昭华大人若是不幸故去,我家也算是少了光彩啊!”不胜愁苦。藤大纳言并不知道此病重的是散华公子,若是明晓,只怕也要像右大臣般顿足痛哭,六神无主了吧。erica: 藤大纳言真是一切以政治为主啊...呵呵... )

此位公子之病早已牵动世人,都在猜测事情结果,朝中公卿、殿上人也是各怀心思,各家势力暗中争斗,但表面上的礼仪排场还是要作的,故而来探病的和在各自家中为公子作祈祷的并不少。

左大臣之四女公子晨见在东八条府邸从父亲处得知了此事,心中想道: “ 此位公子不仅是吾之堂兄,而且人品甚佳,各种乐器皆很是精通,记得那次还听过公子的筝和笛子,优美无比,其人也似云淡风清,没有半点世家子弟的顽劣性格,若是此人遭逢厄运,世间又要少了一位风雅之人,岂不可惜。 ”

此位女公子虽性情有些古怪灵精,但本性反较常人善良。她最是厌烦贵族子弟互相的虚假奉承与吹捧聒噪,对性格纯净的公子自有一种天生的亲切感。但也并非情爱,仿佛是从未见过面与通过信的朋友,让人感觉得到最真挚的纯真。她怎能让这样人品高尚的公子就此烟消云散呢?心中暗暗有了主意。

散华全身发热,僧众的念佛声是听在耳中不知有多烦,侍女们的哭声也让他无法入睡,他只想告诉众人能够安静的歇息,不必大肆鼓噪,喧哗吵闹,可身体软软地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整个人昏昏沉沉地。却像是做梦般,恍惚间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虽是四周黑漆漆的却可以看自己的身体。散华公子看看自己的手脚,正在奇怪,远处传来一个声音,轻轻地,温柔的,那声音既熟悉,又陌生,突然在虚黑的半空中飘来风夕惹女公子的声音, “ 散华吾爱,好久不见,吾日日夜夜的想念着你啊! ” 女公子自黑暗中出现,一如以前一样那么娇美,穿着美丽的单衣,甜甜的衣香淡淡地,让人心醉,露出优雅的笑容,纤细的手伸向自己,作出邀约的姿态: “ 如今,与吾同去海外仙山,一生不离如何? ”

散华公子既惊又喜,风夕惹女公子终是回心转意,想必是神佛开眼,吾之心祷已然灵验,长夜苦恋终可到头!公子喜而泣泪,第一次不顾风度地快步跑起来,紧紧抓住了女公子的手。散华公子抚摸着女公子娇羞的面庞,风夕惹女公子以单衣袖拭去公子脸上的眼泪,道:“ 哭得还像个孩子似的,羞死人了,如此吾等快快离开此地吧。 ”说完拉起公子便要融入远方更深的黑暗中。薰女公子:来,一起投奔黑暗)

散华公子不禁问道:“ 此为何处?为何女公子汝也在此? ” 女公子并未回过头来,她只是答道:“ 汝不想与吾单独生活在一起么? ” 声音飘忽,有些怪异,似有不悦,公子一下子着急起来,自己哪会是不愿意呢? “ 不过你我二人一起离开,还是要与大家打个招呼,不让家人担心才好啊? ” 女公子拉着他的手仍是头也不回,她的脚步竟如此之快,而她的手臂向来纤巧,力量竟会有这么大吗? “ 夕惹君,吾的手有点痛啊,慢些走吧。 ”

风夕惹女公子却不理睬散华公子,竟越走越快,公子一下有些害怕,夕惹君不是这样的!公子用力甩开“ 风夕惹女公子 ”的手,大声道:“汝不是风夕惹女公子!汝究竟是谁! ”

“ 风夕惹女公子 ”久久未转过身来,一时间安静得叫人害怕,公子顿感此处甚是怪异,心脏跳得非快。

其慢慢地转过身来,虽还是服饰华美,可面容却变成了可怕的妖怪,整个脸鲜红,头上长着角,眼睛似火烧,黑色的牙齿露在外面。公子差点被吓昏过去,一下子软在地上,浑身发抖不止。一时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那妖怪道:“本汝也未尽阳寿,但当今内大臣想要汝之性命,汝便听话和吾走吧。 ”声音沙哑难听,极为古怪,令人不寒而戾。便要来拉散华公子。正在此时,不知从何方向而来的两位式神突然出现,但是看他们脸上讶异的表情,却知并非是一起来的,所以见到对方,都有些吃惊,但当前还是对付妖怪最为重要,两位式神只是略点头致意。

晨见女公子之式神天后道:“ 这位公子汝不能带走,吾得带他回去呢。不知汝觉得如何? ” 另一式神心想,这不就是那日今上行幸时让贺茂明大人意外窥得美貌的晨见女公子之式神么。

却道那妖怪也是有主人的,哪会立刻认输,便要反抗。但哪里会是两位式神的对手,立刻便被消灭了。操纵妖怪的阴阳师被法力反嗜,登时七孔流血,死状甚是恐怖。

三条官邸之中,止风内大臣正坐于廊下弹奏古筝,曲调优美异常,爪音尤其悦耳,不料琴声骤然而止,原是琴弦断了,反弹回来伤着了手指,流出一抹殷红,止风内大臣轻拭了一下手指,还有一丝疼痛。清原盛景:看到琴弦断处,还以为是止风大人在操纵妖怪呢!偶也觉得,那时候人一生病就请僧侣祈祷实在是有点影响病人休息啊!)这时侍从来报:请来的法力高强的阴阳师身亡了。止风内大臣仍是看着自己的手指,一句话也不说,血流满了整个手掌,侍从道: “ 还是包扎一下吧! ” 便吩咐侍女去取白布了。此时止风内大臣一言不发,待侍从走后,看了看庭院,脸色一沉,突然扬手将筝推翻在地,筝弦尽断,犹如鬼魅一般不甘心的趴在木板条上。左右侍女见主人突然此举,皆抽了口凉气,暗自发抖。

六条院中,左近正为散华公子擦拭汗水,忽然见散华的眼皮微微的颤动了一下,过了一会儿竟然慢慢的张开,便高兴得大喊道: “ 公子醒了!公子醒了! ” 消息传至厢房内外,众人皆松了一口气。主持祈祷的僧都也颇为得意,道: “ 想是吾尽心祈祷之故吧。。。。。。 ” 藤大纳言于是重重赏赐了僧都。乳母与众侍女及众侍从杂役也皆按身份给予赏赐,六条院中处处一片欢腾。几天后,公子病愈消息立刻传遍了京城,世人

皆道公子此后定有福泽庇荫,都涌至六条院恭喜藤大纳言。风夕惹女公子听闻散华已经脱离危险,身体也恢复过来。忍不住喜而流泪,想到竟有可能差点失去心爱之人,心中的确仍旧是后怕不已。想到自己从前因与橘家联姻之事而悲叹哀愁,只是一味冷淡公子以徒自己内心宁静,却道 “ 吉野河流掀白浪,望波思念初恋人 ” ,越忘却不能忘,反而却成了 “ 长夜无常难成眠,奈何夏失缠思恋 ” ,心中很是后悔莫及,虽己身不由自主,可以后定要与公子心无两绊,人生何其苦短,既然不能同衾一生,想必却是可以共怀一心的吧?此时心境已悄然变化。现在只想公子早日痊愈,好来与自己相会吧。

晨见女公子听闻式神天后报告说遇到了贺茂明大人之式神,对方也是去救助公子的,一时只看着窗外。贺茂明大人听自己式神说遇着了晨见女公子之式神,也是惊喜万分。明大人只以为此女性情冷淡,没想到女公子也会出手相助,实在是令人啧啧称奇也!

晨见女公子淡淡地想: “ 那平家的阴阳大人倒是与吾想法不约而同呢,却不知此位大人到底人品如何。 ” 随手摆弄着朱色的桧扇。

小野小町之歌有云:

“ 梦里相逢人不见,若知是梦何须醒。

假寐依稀见恋人,莫如梦中来相会。 ”

又有其与在原业平对答之歌:

“ 昨夜梦中幻境虚,今朝愈觉影依稀。

君来我往若虚影,是梦是醒难说清。 ”

想必是形容此种情形的吧?终究是:

“ 人世几许清岚风,苦求欲索离恨天 ” 哪!

(御部晶子协力)

 

 

茶余饭后的边角下料——

 

御部晶子:关于信风的些许感慨~~~~~最近一段时间,总是特别的忙,晚上回家,静静的沉下来,阅读樱町君写下的关于生死契阔的点滴,虽有煽情的嫌疑(樱不要用扇子敲偶),但是有些片段,有些感情,也会让自己麻木的心荡起涟漪:原来,关于爱情,那夏雨霏霏,冬雷滚滚中,才敢与君绝的心思虽然如此凄惶,但是终敌不过一滴情人的眼泪那样令人扼腕——得到的难道就是最好的么?在得到与失去之间,爱情的真面目,究竟在何方?

于是我跟风风一样,特别的欣赏散华用手指点信纸上的泪痕,然后贴上自己嘴唇的那一段,我非常欣赏撄町君这种瞬间的表现能力,捕捉动作与人物心理之间完善的表现形式,对于塑造各种人物的特点和推进情节的深层次发展上,都是大有裨益的。这段文章我看着也真的非常心痛,真的!不是说沦陷到故事中,而是一个试图脱离故事看故事的人心目中最深处的共鸣!原来“执子之手,与子谐老”也可以以这种方式体现,原来......原来“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情境也可以由此再生。于是,剩下的两位痴心人,可以坦诚的面对对方。而这种坦诚,恰恰是真诚的爱情中最基本的态度啊~~~~~~

(樱,偶不管,乃要安慰安慰偶,偶费了这么多笔墨,要费用,要费用的~~~~~~~)

erica:两位作者的风格一静一动相得益彰。。。我等看的都非常尽兴啊。。。

无颜月:我怒了.....我四女子和小人..........看偶写死乃写死乃~~~

御部晶子:月乃错鸟~~~~~樱子晚上是不上网的(暂时的),于是托偶帮她挂而已啧~~(一脸大无畏状)~~~~~乃写4乃写4写4吧,反正就算偶要4,也要拉乃一起4~~~~~(嚎叫着跑开~~~)

无颜月 鉴于偶和町子的意见统一,乃的意见就可以无视了....还是决定你和某某人GL

御部晶子:=|||||(号哭着~~~~~~~在地板上扭动和翻滚ING~~~~)人家真的真的想要正常的好好的漂亮的骄傲的谈场痛痛快快彻彻底底完完整整风花雪月的恋爱的啦~~~~(指着)乃们8能这样剥夺偶作为一个身世高贵美丽无匹骄傲清高的大公主最基本的幸福啦~~~~~~~~~

无颜月 你这句话太经典了~~~太有晶子风了~可是在我和町子眼里,世高贵美丽无匹骄傲清高的大公主最基本的幸福完全是圣~母~在~上~

贺茂祈:来探个头~~TO晶子大人和樱町大人:祈知道祈来得很晚,但是,可不可以请两位大人让祈在大人的文里露个头,做个小小小配角什么的.(蹭蹭)可以么?(真挚的恳求~~)

薰女公子:来,我少个侍女!!

御部晶子:(大笔一挥!!!)好!!薰薰把你买断了~~~~祈你就好好跟着薰薰享清福吧~~~~~~(偶们会为祈你量身订做合适的情节的哈~~~~~)

贺茂祈:恩~~~我会好好服侍女公子的~~

薰女公子:好小祈,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祈呀祈……遥远里的人物,其实我挺喜欢的,红发诶!!!大LOVE!)
晶子!让祈红头发吧!!红头发吧!而我偏就喜欢这个可爱的人(独自高瞻远瞩中……!)

贺茂明:薰姐姐在上,我贺茂明在馆子里的第一夫人就这么被大人拿下了哈……我的晨见夫人啊,明明我好缺爱的……


薰女公子:我是源家的人,侍女是平家的,侍女要为我忠心耿耿(小祈,别说你不是哦!)!所以证明我讨人喜欢~~~ 难道我错了?

御部晶子:于是某真的是不知道祈和明是这种关系............然,偶私下里却素想把乃们当做贺茂忠行与明夫人所生的却自幼失散的两兄妹来描写哈~~~~~~~~ 红头发..........难道真的要变身么么????(薰乃就独自远瞩吧~~~~~~~~~)于是源平两家出现了异动的味道~~~~~~~~(都是贺茂忠行那老头子干的好事!!!)

贺茂明:然……她是姐姐……

御部晶子:然,姐姐就姐姐吧,一曲平安姐弟寻亲记,那叫一个悲切切呀~~~~~~~(众:滚!!!乃这恶趣味什么时候收敛一下????)

御部樱町:乃这么说贺茂老头子的坏话,小心哦~~~~~是不是又要源平合战啊?

 

原贴 1060

 


本文版权归属御部樱町 御部晶子,任何人不可作为商业用途,如需转载请自行联系作者

薰风呓语授权转载 2005-7~2015